邱县文革酷刑

空白图片 河北省东南部称为冀南地区的邯郸市邱县,是个小县1968年仅…

河北省东南部称为冀南地区的邯郸市邱县,是个小县1968年仅12万人口,但那年代却发生了震惊全国乃至世界的残案,死千人,致残1316人,株连民众数万人,刑讯逼供手段方法达300多种,凶狠残忍亘古罕见。

邱县文革假“国民党”案综述《邱县志》载:1968年5月,县革委主任赵玉春支持造反派头头惠志广等人大抓“国民党”。动用多种刑法,对被“专政”人员进行引供、逼供、串供,在无情的严刑逼打下,全县逼打成“国民党”3835名,制造了全国闻名的“国民党”大假案、大冤案。
一、起因
1967年7月,县革委研究贯彻执行6月28日中共中央关于抓“叛徒”问题的通知时,赵玉春让县革委常委陈××当抓叛徒队长。陈××时任县邮电局副局长,历史上曾两次被捕,他既怕抓叛徒抓到自己头上,又对原县委书记刘一心(1952~1958年任中共邱县县委书记,时任河北省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党委书记)任职期间不重用他而怀恨在心。便利用赵玉春和县人武部长于好山之间的矛盾,提出“贯彻中央指示不能死搬硬套,得结合邱县具体情况,邱县黑势力还是主要的,根子是刘一心,于好山是黑干将。刘一心是个总代表人物,把他揪回来就解决问题了。”赵玉春说:“好!你是邱县的活字典,听你的,你组织几个人整他的材料”。陈××马上组织三老(陈××、石××、张××)出主意,组织三少(惠志广、石××、石××)编材料。陈××说:“旧县志上的教育委员一定是国民党。”一中校长刘雷(刘鸣夏)旧县志记载时任教育委员。“三少”就根据陈××说了句无中生有的话,把刘雷定为“国民党员”,刘一心(刘雷之子)定为“国民党”的总后台,说他们明是共产党,暗中为国民党办事,邱县县委一翻牌就是国民党县党部。按上述编的假材料,经地革委写信,把刘一心从省二医院揪回邱县批斗。把于好山从邯郸县人武部(时任部长)揪回邱县人武部实行专政。
1968年1月,县成立“三代会”(工人、农民、红卫兵代表),焦学金任主任,惠志广任副主任。“三代会”内设8个专政组,30个审讯室,成为全县抓“国民党”的策源地(抓国民党期间,县直农村共设专政组296个,审讯室404个)。
1968年4月17日,“三代会”首先对刘雷下了毒手,用数种酷刑折磨他,晕过去就用冷水泼醒。70多岁的老人,经不起酷刑,被迫在他们编的假材料上按了手印。
二、大抓
1968年4月15日,县成立斗批改战斗队(三代会原班),赵玉春在会上明确表态:“你们战斗队任务就是要杀一批,抓一批,处理一批。”20日,惠志广向赵玉春汇报说:“刘雷承认了,还承认他儿子刘一心是他发展的国民党员”。赵玉春说:“县委书记是国民党员,一定要把这个集团搞出来,把上根下线都追清,有多少抓多少。挖出‘国民党’,靠教育不是万能,没有一定温度是不行的。国民党顽固,群众起来揍他几下有啥要紧,对坏蛋打就打了,死就死了,我当家了,愿捕谁就捕谁。”从此,惠志广等人对刘一心又下了毒手。他们用尽各种刑具,一连拷打7天7夜,打了几个死,引供让其招认老县委一班人都是“国民党”。刘一心被逼打得死去活来情况下招认了。是年5月1日夜,“三代会”对原县委、人委县局级干部共8人(霍治邦、王士杰、周瑞元、郝孟怀、陈晓光、高子祥、李冀民、高占元,号称八大专案)动了大刑(三代会使用刑法246种)。通过逼供、引供、串供及指名认账的办法,一夜打出了“国民党”集团。3日,对被专政的人又进行了7天7夜突审,名曰“追穷寇”。引供咬出“国民党”几百人。县委副书记史明奎因宁死不违心承认是国民党员,于1968年6月5日晚上被专政人员活活打死在审讯室。“三代会”为深挖“国民党”,按教育、县直、公社、农村四条线把名单分发下去。并于5月召开了深挖“国民党”大会,播放高占元(原县委办公室主任)逼供承认“国民党”的录音。目的是统一全县造反派大抓“国民党”的决心。从此,抓“国民党”在全县普遍开展。教育战线从1968年5月27日起,李××(县革委副主任)把700名教师集中到县一中搞了45天集训。赵玉春在会上说:“教育战线是黑窝子,庙小神灵大,池浅王八多。”在集训时,国办教师被打成“国民党”141名,打死20名。1968年6月,县召开抓“国民党”经验交流会,让贾寨中心校长刘××介绍“一打二唬三威胁,敲锣打鼓看脸色”的经验,会后全县抓“国民党”打人升级(全县动用刑法400多种)。随后,“三代会”又捏造假情况,说“国民党”想暴乱!并于同年9月召开了抓暴乱分子广播大会,当场逮捕了武中伟(原卫生局长)。为使抓“国民党”更加深入,体现政策威力,11月3日,县召开了三万人宽严大会,逮捕了陈玉玺(原县革委常委)、高怀宾(县委组织部干事),从严处理;对造假国民党证的杨××当场释放,从宽处理。为使全县人民更加痛恨原县委的领导人,12月县召开公审刘一心、王士杰(原县长)广播大会,把经他们手判处死刑的杀人犯案件翻过来,硬说是“国民党”集团陷害好人,以此欺骗全县人民。通过各种类型抓“国民党”会议,将邱县抓“国民党”运动推向高潮。
三、传“经”
1968年5月5日至11日,邯郸地区召开“向阶级敌人开展猛烈进攻誓师大会”,要求全区对阶级敌人大刮12级台风。焦学金(革委副主任)在会上介绍了邱县抓“国民党”的经验。会后《冀南风雷报》()上刊登题为《触目惊心的国共两党大搏斗》文章。6月4日至8日,地革委召开了“对敌斗争经验交流会”,邱县革委主任赵玉春再次介绍了抓“国民党”的经验。从此,大抓“国民党”波及到邯郸地区各县。8月18日,在邯郸地区首届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代表大会上,邱县介绍了抓“国民党”的“经验”,扭转了会旨。会后全区普遍发生刑讯逼供,逼打致死的人员骤增。
四、找证
1969年1月,地革委主任徐士信来邱县“三代会”看了所谓国民党证件后说:“你们做了大量工作,取得了很大成绩,搞了不少证据,但还不够……抓紧把案子定下来。要准备立大功,也要准备犯大错误,要继续挖证件。”地革委随后又派来两名“专家”,驻进“三代会”,进行“指导”达三个月之久。同时地革委为帮助邱县搞斗批改运动,又派来解放军一个连队和300名工人造反派,分赴到各社、队逼打要“国民党”证件。
为要“国民党”证件,全县选定林子、杨二庄、霍庄、郭村、东石彦固、高庄、大省庄、大寨、庄头、波流固等18个爆炸点。“三代会”人员和县直抽调造反派骨干人员亲自下到18个村,动用各种刑罚,逼打被专政人员供出“国民党”证据。林子村由县武装部马××(参谋)带队,为挖证件调动5个村民兵200人,将林子村团团围住,抄了翟炳乾(中共党员退休干部)的家,拆房挖地7尺,打死翟炳乾和儿子翟树彬,逼迫60多岁老伴改嫁,气疯了翟树彬之妻,结果一无所得。杨二庄村共91户,384人,被打成“国民党员”46人,打成“三青团员”28人,有14户因深挖找证件,挖倒房57间,打死4人,自杀(未遂)13人,致残32人。18个爆炸点因深挖“国民党”证据,搞的最惨,破坏性最大,惨死人最多。
五、造证
邱县国民党案没有证据不能定案。在18个爆炸点上,下最大力量也没找到,在黔驴技穷情况下,赵玉春说:“造也能说明问题。”于是“三代会”千方百计制造假证。
1. 选举产生“国民党”县党部。“三代会”八大专案组的工作人员通过“逼供信”,让被专政人员承认县党部委员都是谁?说出的委员不一致,就想法在供出委员名下画正字,谁的票多,谁就是县党部委员,于是县“党部”于1968年10月在“三代会”主要头目亲手炮制下产生了。
2. 假信号枪、信号弹。在逼打农村干部王景昌(孟固村人,会制鞭炮)受刑不过说:“我会造炮打灯。”惠志广向赵玉春汇报,赵说:“会造也行,造也能说明问题,给他买东西让他造”。于是“三代会”被专政人员曹文学造了信号枪(木制品能打火药),王景昌造了信号弹(炮打灯)1000个,赵玉春在夜间亲自试验后说:“行!”
3. 假党证。1968年10月,杨××被逼无奈,在专政组屋内墙上“学习园地”栏旧纸上,撕下一块方纸,写“证明杨××同志,系中国国民党员,特此证明,执行任务。陈玉玺,1962年×月×日。”“三代会”拍成照片,作为唯一证据。
4. 假情报站名单。大抄家时,在邱城东街申金明家抄出一个日记本,上边写有:“保人保畜情报站”26个名单,背面还写有食堂窝头一个8大两。实际是1960年三年困难时期干部用过的工作日记本。但在抓“国民党”时,硬把这26个名单上的人逐个打成“国民党”情报员,把申金明打成“国民党”情报站站长。
5. “国民党”暴乱袖章。从杨××(邱城供销社售货员)处抄出红布黄字“连长”、“排长”两个袖标,这是1963年水灾后生产自救搞运输带队干部用过的袖标,被定成“国民党”暴乱准备的袖章。
6. 真国民党咬假国民党。1968年11月后,让10几名老牌真国民党员住在“三代会”,指名让其咬谁是新发展的国民党员,不咬就受刑,以受刑者口供记录作为证据。
7. “三代会”人员替死人编写证明材料。把刘雷打死后,在“三代会”屋内挖地窖用药水存尸,用镰刀削掉他一个手指头,装在药水瓶内存放着按“手印”用。又替死者编写了大批材料,都盖上他的“手印”,作证据。
8. 把小孩玩具用的红缨枪、大刀片都拍成照片保存,说是“国民党”暴乱备好的武器。
9. 全县大抄家时,从农村抄来的铁丝、铁钳子拍成照片,说是“国民党”破坏电线用的工具。
10. 把平除“东风渠”做为“国民党”破坏水利建设的证据,实际是牟冰如(县委书记)传达邯郸地委会议精神布置让平渠还田的。
六、暴露
到1969年3月,邱县有3835人被打成“国民党”,523户被抄家,1316人被打伤致残,734人被逼打致死,邱县建党以来六任书记、七任县长被诬陷为“国民党员”。县直局级干部80%、公社干部70%、农村主要干部50%都打成“国民党”,株连全国16个省市,52个县,中央8个部(委),受株连直接受迫害者多达5600多人(当时全县12万人)。受害家属冒着生命危险到地区、省告状,有的受害者把生死置之度外,赴京闯中南海告状。中央写信给河北省革委,邱县抓国民党是刑讯逼供,必须立即制止。省领导高度重视,1968年11月至1969年3月,省先后派调查组5次,基本上查清了邱县抓“国民党”案是打出来的大假案、大冤案。1969年3月24日,省派工作组来邱县,制止了抓“国民党”活动。
By 蔡璞

作者: 小圈

小圈是小小管理员

4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