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土司统治极简史

南明政权 明代的末世首都与清时的改土归流

唐宋时的土司制度为羁糜制度,土司所控制的州郡被谓为羁糜州,遵守“世袭其职,世守其土,世长其民”的准则。羁糜州除部落首领需要定期至首都朝贡外,普通民众并不需要负担中央政府的赋税。

从元代始,地方土司要向中央政府缴纳赋税,但并非税务官直接征收,而是由土司自己收缴赋税完毕,再交由中央政府。

元代贵州已经形成了四大土司家族,除去播州杨氏土司与思州田氏土司,其余两大家族为水西安氏与水东宋氏。

元依照土司力量与控制地盘的大小,将土司分为宣慰司、宣抚司、安抚司、长官司。贵州共计有大小土司300多处。

明朝的土司制度更为严密,土司所辖民众被分别登入“民户”“军户”,分别受布政司与都指挥使的管辖,明军在驿道沿线修建的卫所很多位于土司辖地,两者互不统帅。

洪武五年(1372年),水东安氏与水西宋氏共同入朝,明将水西水东合二为一,为贵州宣慰司,安氏世代为宣慰使,宋氏世代为宣慰同知。永乐十一年(1413年),贵州布政司成立后,田赋制度逐渐与全国接轨,但土司地区所有粮差仍由土司认领,然后再由其所属土目、土民逐级分摊。

天启元年(1621),永宁奢氏头人奢崇明与其女婿樊龙谋反,天启二年,水西安氏的安邦彦挟持其侄宣慰使安位响应奢崇明叛乱,史称奢安之乱。

崇祯三年(1630)安位请降,将水西安氏直领水外六目地(现贵阳清镇)改流,崇祯四年,又因水东宋氏阴助奢安叛乱,将贵州宣慰同知宋嗣殷革职,将水东宋氏直领洪边十二马头地改流置开州(现贵阳开阳)。

清占北方后,自崇祯十七年(1644)到弘光二年(1646),明朝旧臣先后在南京拥立福王成立弘光政权,在绍兴以鲁王为监国建立绍兴政权,在福州以唐王为帝建立隆武政权,在广东肇庆以桂王为帝建立永历政权,在广州以唐王弟称帝建立绍武政权,除永历政权在明朝旧臣的支持下坚持到永历十五年(1661)才被清军消灭外,其他各个政权,或忙于争夺正统,或拥立者之间争权夺利,在满清的攻势下,很快都失败了。

在见证明朝最后衰亡时刻的短短十五年永历十五年里,有四年(1651—1656),贵阳作为南明永历王朝的首都而存在。

1646年,弘光王朝与隆武政权相继败亡,原明两广总督丁魁楚、广西巡抚瞿式、巡按御史王化澄在广东肇庆拥立桂王朱由榔为监国,不久称帝,以1647为永历元年。

弘光二年同年,张献忠被满清击毙,余将孙可望等归明抗清,永历三年,孙可望由重庆向贵州进兵,下遵义桐梓县,渡过乌江,之后攻克贵阳。

恰逢云南混乱,石屏土司龙在田求援,孙可望进军云南。占领云南后,孙可望自称平东王,不久又自称“国主”,动了篡权的念头。

而永历朝廷自1647年到1650年,手上的明军部队已经丧失大半,无处可去,往西奔云南。孙可望派总兵王爱秀前往迎驾,后会于贵阳,正式开始了永历王朝在贵阳的历史。这段历史也基本上是孙可望挟持永历帝,内部权斗的过程。

南明版图

最终,永历政权被灭。随着清朝统治的稳固,西南土司也走到了尽头。

康熙三年,清廷命吴三桂进攻水西,以十镇兵力围攻,将安坤、安重圣擒拿,彻底革除水西土司。四年,吴三桂奏请将水西以及乌撒土司地改设大定、平远、黔西、威宁四府,待吴三桂谋反,水西土司安坤遗腹子安胜祖得族人支持,领兵助清平叛,清廷恢复水西土司,而安胜祖无嗣,根据无嗣土司停袭的政策,水西土司彻底退出了贵州的历史舞台。

之后土司制度继续向有利于中央集权的方向发展,清初采取“滇黔土司暂从其俗”的政策,但为限制约束土司,仍实施四项措施:
一是严格规范继承制度,以防争袭、冒袭土司。二是明确土司有“唯贡、唯赋、唯兵”的三大义务。三是用中央公务员对土司进行工作审核,“有功则叙,有罪则处”,每三年一次考核。四是颁布“苗疆禁例”,规定土司必受同级流官节制。另外规定无嗣的土司停袭,有罪的土司或降级或革除。

雍正四年,云贵广西总督鄂尔泰上《改土归流疏》,改土归流总原则是削其大而存其小,土司田地一律清丈,人民一律入户,对于对抗中央权力的土司坚决废除。较之前代,黔、滇土司的政治势力已经衰落到了历史的最低点。

原文:彭瑞麒
本文有删减

作者: 小圈

小圈是小小管理员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