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唐山旧书市场

唐山旧书市场 唐山旧书市场还不成气候,本地淘熟客苦之久矣

像北京、南京这样极具文化底蕴的城市,旧书店自然很多;上海这样拥有多所名牌大学的城市,也凭借高校聚集了许多旧书店。去的城市多了,逐渐发现这么一条规律:文化软实力越强,卖旧书的越多。

然而我住在一个文化软实力远逊于经济硬实力的城市——唐山。

一般的旧书店都在大学附近吧,这才符合旧书的气质,也能烘托大学的学术氛围,相得益彰。不过唐山的旧书店基本都集聚在老城区的一座立交桥旁,有些中学聚集的地方也会有零星卖旧书的小摊和小店,但数量很少,规模很小,基本可以忽略。立交桥旁的这片旧书市位置比较边缘化,而且这片老城区没有一所高校,只有周六日会有店家摆摊卖书。

旧书市主街

来这里淘书的倒是有知识分子,我看到过几位四五十岁的大叔经常来仔细的挑书,不过更多的是早上来转着玩的老大爷,目的是散心,可能会捎带脚买几本“养身保健”“政治秘闻”之类的大路货,不过更多的是买一些旧货、蔬菜,因为旧书市外围是跳蚤市场,周末会有各路人马抖搂出自家的旧物件来卖,上到旧家电,下到穿剩下的破皮鞋,不管有没有可能卖出去(反正我是不会买别人穿过的鞋),都摆出来待价而沽,还会有买早点和买菜的同志前来助阵,所以很多人也把这块区域统称为“破烂市”。我经常是早上去买一两块炸糕(唐山的炸糕和天津耳朵眼炸糕一样,但我觉得旧书市这份更好吃,真真的外焦里嫩,嚼一口特舒服,豆沙馅裹着红糖的香味),吃完再淘旧书,这套流程总能刺激我分泌比工作日高出几倍的多巴胺。这看似混乱的场面,也算是唐山旧书界独有的特色吧。

旧书摊兼卖旧鞋……

虽说表面脏乱差,如果你是个责任心很强的城管可能都忍不住向领导提议整治一下,不过作为一名书痴,穿过表面,细看内涵,也有很多机会发现你想要的书,就像一个大木箱子,哪怕上面积的灰尘比门板还厚,但里面完全可以装下善本,所以时常会有人在破烂堆里找到被丢弃的贵重物品。总的来说,唐山旧书市善本极少,反正我在书摊没看见过,但民国书、外文旧书、港台版还是有的,我就淘到过好几本民国书,偶尔也淘到过苏联书、越南书、台版书,并且品相都不错;至于建国后的书,品相佳、印数少的就更多了。比如,有本《论一元论历史观之发展》,我在旧书市淘到过四九年解放社版的,后来又在书堆里翻到了六一年三联版的,之后还看到过商务版的,从解放前到改革开放后,观察同一本书籍在不同年代的样貌,就像看一个人几十年来的相册一样,哈哈,自以为这极富淘书之趣,尤其那本四九年解放社版的,虽然印刷于解放前,却是解放区解放社出版的,见证了一个国家的诞生。

四九年解放社版《论一元论历史观之发展》

整个旧书市里大概有十几家旧书店,说是“店”,但大多只有一个棚子,棚子下只张桌子,地上铺几块布,把书摆上面就卖。我最常逛的是转角第一家书摊,他家摊位很多,以建国后的马列、政治学书籍为主,很多是从高校图书馆收来的,搞得我也想和我们学校图书馆商量一下旧书交易,但理智告诉我不太可能。他家的书价格实惠,《政治经济学批判》《论十大关系》之类的文革前后的书,经常一两块钱就卖,稍好一点的,像七十年代商务的《战争论》,十五两本,品相也不错。有常来的主顾问老板怎么卖那么便宜,我也问过,老板的回答都一样:“没人买,现在忒不好卖了。”但他说这话时脸上没有无奈和悲伤,应该是适应了当下不温不火的旧书行情。老板和善,讲价也不那么费劲,所以我每次去,不管他上没上新书我都在书架上翻翻。有一次帮老板搬书才知道他家也有孔网上的店,叫“大唐书局”(我和店家没有任何亲友关系,只是说到这个话题了),他和我透露在网店上能看到更多好书,可以在网上挑,去书摊取,我在孔网上和老板儿子交谈过。现在很多旧书店主都走上了这条线上与线下结合的道路,倒也方便,这家上阵父子兵的模式,真是肯为旧书行业付出。

还有一位爷爷的摊位也很大,旧书市最宽敞的小广场就是他的势力范围,书种全、数量多,偶尔有清朝的书,然而要价有点贵,还不太好砍价,所以后来我就很少在那买了,搜罗一圈就行了。有时候很好奇他们哪进的这么多旧书,听他们聊天,有很多都是潘家园收来的,也会从市民手中收,至于别的渠道人家肯定不愿意透露,我也很识趣,没再细问。

旧书市外的跳蚤市场

还想说一个跳蚤市场的书摊,这真是个书摊,刚才那两家起码有棚子、小砖房,可跳蚤市场上的书摊只有一张布,布有几尺,店面就是多大。有位五十多岁、常戴草帽的大叔摆摊只卖旧书,大多数书还用塑料袋封装,看起来就比旁边的旧货摊专业,刚开始见他这么爱护,我都不好意思多拆开几本观察,他注意到我不好意思上手,对我说:“你直接拆开看,装上不是不让顾客看,是为了保护书。”边说边给我拆开包装。后来他还主动给我推荐书,让我感受到这不只是位卖书的人,更是一位爱书的人。有一次我拿起《红楼梦新补》,他就给我讲:“这本书好啊,张之补的合理,探春嫁到了爪哇国……”我拿起另一本书,忘了名字了,他说:“当年买这书花了我一个礼拜的工资!” 当时我就想,如果从这个角度看近几十年,书,从来没涨过价,现在有人说书贵买不起,还是年齿不高啊。我翻阅《天问》他还摇着头给我讲了两句楚辞。通过几次简单的交谈,我就深切的感受到,他不仅在物质上拥有这些书,还在精神上拥有这些书,是这些书真正的主人,而我只像一个保管员。虽然年轻时的他处在那个时代,应该和大多数人差不多,是位国企的普通工人,但他无疑通过宝贵的书籍发现了不普通的世界。不知道他现在出于什么原因售卖珍藏多年的旧书,也许是家里盛不下了吧,也许像杨志卖刀?细想有点替他感到可惜,但再深入一层想,过眼即我有,他从未失去这些书。

向所有爱书的书商致敬!

书摊淘书

有一次看他一本人民文学79年的《镜花缘》不错,品相之好,没有半点污渍,好像只在仓库里放了四十年,但他却读过,我猜他读书前会鲁迅同志一样把手洗的干干净净。但我当时银根紧缩,没马上买,过一周再问,已经被买走了,他说:“我家还有很多书,下周带来你挑挑。”然而,到现在我也没机会再看他带来的书……前几个月,也就是去年刚入冬的时候,旧书市外的跳蚤市场就被强力取缔了,那小摊一摆好几百米的盛况不复存在了,不知道具体为什么,大概是影响市容吧,也确实阻碍交通,搞得每个周末连公交车都会改线绕着走。只可惜从那之后再也没见到那位爱书的人,好在买过他几本值得读的书,好在旧书市没被取缔,我依然能在周末的早晨淘一圈旧书。

来源:孔夫子旧书网

延伸了解:唐山启新二手书市场

作者: 小圈

小圈是小小管理员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