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洛阳:老树

皂荚树 人去村老,皂荚树固执而又孤立的坚守着
作者:菊心

老树是一棵皂荚树,我小的时候,父亲还上去撸春天鲜嫩的皂荚叶。那时父亲很年轻,老树,也正当壮年。

正当壮年的老树,枝桠茂盛,蓊蓊郁郁。老树下,庇佑着一所明清大宅院,撸皂荚叶之前,父母必定早早知会左邻右舍,撸时没到场的,还要打发我们姐妹去家里叫。树干太粗,抱不住,父亲需要先将绳子抛上树杈,系好了,借助绳子的力量攀上树。撸下的皂荚叶经过开水淖、冷水泡,或凉拌,或是做包子、菜饼的馅,全村人分享着老树带来的幸福满足。

老树开很多花,密密匝匝,引来数不清的土蜂嘤嘤嗡嗡。连我家门前的通道也被土蜂霸占了,飞来飞去,害我每次都要小心翼翼地通过,生怕一不小心被它们蜇到。
老树树身中空,形成一个大树洞,树洞里依然住着土蜂,小时候,我总不敢把头伸进树洞看个究竟,怕里面住着会抓人的妖怪。老树的主根比它的主干还要高,裸露着,从崖头向下深扎入土,俨然是新的树干,根上又生新的枝叶,成为一棵独立的树。后来读书,知道榕树可以从枝干上生出许多柱根插入土中,支柱根又变成了另一棵树,树生树,根连根,我便知道,我家的老皂荚树就是这样的。


小圈配图

夏天,孩子们在老树下捉迷藏,过家家,树枝树叶都是玩具,大树洞更是很好的藏身处所。老树的一些根突出地表,形成几个怀抱,摇着蒲扇的二伯,爱打盹的大娘娘,都在老树的怀抱里坐过,被我们一帮孩子围着,讲着那些过往的故事。而我,有一次竟然玩着玩着就在老树的怀抱里睡着了,随后被闻讯赶来的母亲抱回家。

老树的旁边,还有一棵皂荚树,比老树小了一些,像是老树的孩子。距离老树二三十米远,也曾有一棵皂荚树,树冠高大,只是在某天夜里突然起火,一阵火树银花之后,树就香消玉损化为灰烬,就连埋在土里的根部,也从此再没长出新的枝叶来。

我曾问过父亲,老树有多老,父亲说二百多岁了。二百多岁的老树便有了神灵仙气,人人敬重它,爱护它。奇怪的是老树却从没结过皂荚。

父亲不再爬上老树撸皂荚叶了,他说自己没有年轻时身子灵便了,有些畏惧老树。树老有神,不信神鬼的父亲却对老树既敬又畏。
一天夜里,无风也无雨,老树的一个枝干却突然折断,粗大的断枝压在大哥居住的厦房房脊上。第二天早上,整个村庄的人都在议论这件怪事。几天后的一个深夜,老树下的大门突然被急促地拍响,父母在睡梦中被人叫醒,然后跟着来人赶到医院。我躺在病床上,右手被层层纱布包裹着。医生要给工作中失去右手拇指的我再造一个指头,从我的小腹上取了皮肉,胯骨上剔下一块骨头……

我住院期间,父亲和村里人一起把压在大哥厦房上的树干“请”了下来。出院后,我细看折了枝干的老树,赫然就是少了它撑天巨手的拇指。

老树看着大宅院里的人们陆续搬了新家,看着没有人气的老宅荒芜衰败,它甚至看到,在某天夜里,一伙贼人趁着老村无人,偷偷卸走了老宅的清代木雕门窗……
风月流转,风雨雷电在老树身上刻下沧桑。

前几天,我特意回家看了老树,它没有以前高大威武了,树干树根却更为粗壮了,树根上,树子树孙葳蕤茂盛。由于雨水的冲刷,老树的根部裸露更多了,幸好有那比树干还高的树根支撑着,不然,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訇然倒下。

老树向西二里多路,就是“中国传统村落”、“中国美丽乡村”卫坡村,那里也有一棵老树,它没有我家的老树茂盛、古朴、姿态优美……但是它被人们保护起来了,每天扎着输液袋,喝着营养品。

人去村老,皂荚树固执而又孤立的坚守着,它将根深深地向下扎,蹲坐成一只雄狮的模样!不知道老树还能坚守多久。

小圈配图  来源:网络

作者: 小圈

小圈是小小管理员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