冈仁波齐转山

冈仁波齐转山 原标题-跟马帮走阿里大北线:冈仁波齐转山
原创授权者:马帮

末法时代纪事:
跟马帮走阿里大北线10:冈仁波齐转山
海明威:乞力马扎罗是一座海拔一万九千七百一十英尺的长年积雪的高山,据说它是非洲最高的一座山。西高峰马塞人叫它“鄂阿奇—鄂阿伊”,即上帝的庙殿。在西高峰的近旁,有一具已经风干冻僵的豹子的尸体。豹子到这样高寒的地方来寻找什么,没有人作过解释。
— 此为题记

10.1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

在冈底斯山脉狭小的湖盆中,四条大河由此发源,流向北、南、东、西四方。流向北的森格藏布(狮泉河),下游为印度河,钻石矿藏丰富,饮此之水的人们勇似雄狮;流向南方的是马甲藏布(孔雀河),下游为恒河,银沙丰富,饮此河之水的人们如孔雀一般可爱;流向东方的是当却藏布(马泉河),下游为布拉马普特拉河,注入恒河,绿宝石丰富,饮此河之水的人们如良驹一般强壮;流向西方的是朗钦藏布(象泉河),下游为苏特累季河,金矿丰富,饮此河之水的人们壮如大象。

在印度教中,神山冈仁波齐是三主神之一湿婆(SHIVA)的居所,而神山周围又是养育了他们的数条大河的发源地,可谓精神、物质双丰收。

很难想象,这几条养育了下游十数亿人口的河流源头,就拥挤在仅1.3万平方公里这么狭小的一片湖盆中,而且围绕着神山圣湖区域,由东南西北四个方向蜿蜒而去,用任何单纯的科学理论去解释,我觉得都是很牵强的。

或者,解释在这种时候也是多余的,到目前为止,人类的科学技术是有限的,所以理性也是有限的,而自然界是无限的,也就是说,现代科学解释不了的事情还很多;为自然界多留存一分神秘,某种意义上就是为人类多保留一分敬畏,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所以,在这个区域能看到的印度阿三数量,是丝毫不亚于内地游客的,无论在哪个宗教里,朝圣都是一件荣幸的事,从这个意义上说,神山圣湖区域的地位基本上与耶路撒冷是一个级别的,跑到这里去圣湖洗礼、去神山转山,不亚于穆斯林去麦加朝圣那般隆重。

我不知道耶路撒冷和麦加是不是需要门票才能进去,或者说,去那里最需要考虑的问题并不在于门票方面,不过无论如何,神山圣湖区已然沦陷,尽管早在意料之中,但是这些本属于神的领域,一旦与世俗牵扯过多,不免会令人颇感唏嘘。

一个国家如果病了,那么荒唐的事就会如渗入骨髓的病毒一般在社会的方方面面遍地开花,而且,越是健康的肌体被侵蚀的速度就越快,正应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句话。算了,国家大事,还是让领导人来操心吧,还是来讨论咱们即将要开始的转山吧!

在这些地方转一转并祈祷一番是后世朝圣者不可或缺的功课。

转山是来自不同地方朝圣者最常采用的方式。转山道分两条:外线是以冈底斯山为核心的大环山线路,内线是以冈底斯山南侧的因揭陀山为核心的小环山线路。外线总长32公里,徒步需3天,磕长头则需15——20天。转山人一般都是在转足13圈外线之后再转内线。每逢藏历马年,转山的朝圣者最多。据说佛祖释迦牟尼的生肖(藏族传统生肖观受汉族相应观点影响较多,其生肖属相大小的具体排列也和汉族相一致,依次为: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也有作乌鸦的)、狗、猪。(藏历结合阴阳及五行等学说,在具体年代节气等方面和汉地不同,故生肖也略有区别)属马,马年转山一圈相当于其他年份转山13圈,且最为灵验和积长功德。

传说,峰顶的圣乐宫中有罗汉在敲木鱼,如果你是一个善良的人,那么你就能听见这些仙音圣乐。

哥诗兴大发,口占一首:

木鱼

传说神山冈仁波齐的顶上有圣乐宫
你的声音向四方流荡
佛陀的福音
四匹奔腾的骏马日夜不息地传扬
……

10.2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藏传佛教中有不少教义来自于原始苯教,其中一条就是万物有灵,每一座雪山都是端坐的神佛,你只能绕着他们的脚下走,而不能爬到他们头上去——他们绕着一座座神山,长途跋涉,经年累月,不知疲惫,我们称之为,转山。

于是,我们出于各自不同的理由,开始放弃向上攀登,转而去跟随藏人的脚步,或为自己、或为他人、或为我们整个族群,寻找信仰、寻找希望、寻找心中的方向。

冷静下来的人们开始思考,对于大自然,我们除了自取灭亡般地征服之外,还能做些什么?

我自己也曾经狂热的喜欢过徒步、登山,大中华土地上的名山,无不欲登之而后快。五岳不用说了,黄山、庐山、五台山、峨眉山、九华山,我全都是徒步登顶的,加起来海拔好几万,一次比一次爬得高,那是我自己登山的黄金时代,但是冷静下来,我也问自己,除了征服、除了寻找存在感,我还能做些什么?

如同有人开玩笑说,现在找处女只能去小学了那样,现在大多数的处女峰也都在海拔7000米以下,最著名的有三座,大家肯定也都知道:眼前的冈仁波齐,集藏传佛教、印度教、耆那教、苯教四大宗教的神山名号于一身,我想没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如果真的去了,估计还没到塔尔钦就要被群殴至死了。

滇西北的卡瓦格博(Kabagarbo,6740米),梅里雪山的主峰,藏区八大神山之一,曾在90年代被中日联合登山队屡屡冒犯,神山震怒,造成了人类登山史上第二大山难事件,现在盛传的,只要有日本的旅游团队,卡瓦格博就会躲在云层后面,拒绝现身,以至于很多日本人想见卡瓦格博一面,难于上青天。众怒难犯,有关部门只能以不发放许可证的方式禁止攀登。国内著名登山人士、曾无氧登顶珠峰的王天汉,曾在冰湖大本营附近逗留三个月之久,试图偷攀神山,后被警觉的雨崩村民抓获遣返,至此再无此类的消息。(卡瓦格博峰,图片来源于网络)

攀登卡瓦格博,以现在的科技水平而言并不存在障碍,之所以禁登,台面上说是为了维护当地民众的宗教信仰,其实更重要的,无论是曾经的山难事件,还是卡瓦格博处女峰的身份,都可以作为炒作的卖点来进行商业开发,而事实上,这方面的消息也的确不绝于耳。

第三座是尼泊尔境内,安纳普尔那峰群中著名的鱼尾峰(Machhapuchhare,6993米),作为当地神山也被尼泊尔政府明令禁止攀登;其实,在尼印边境上的世界第三高峰干城章嘉,也可以算是座实际意义上的处女峰,因为想要攀登就必须遵守与当地人的约定:登山者必须在离顶峰10米的地方宣布登顶,以示对信仰的尊重。 (鱼尾峰,图片来源于网络)

10.3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

 转山第一天:塔钦-止热寺
(这个不是转山攻略,需要具体行程的筒子麻烦给点耐心,后面会附上详细的行程,希望对你的转山有所帮助。)

千里迢迢去转山,不是为了看风景,也不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强大。这是一趟精神之旅。转山,你只需用你的心来走完全程。对我来说,漫漫转山路,不为修行不为超度,只为人生一次难得的体验及一次心灵的震撼。

在东北餐馆用过简单的早餐后(其实不简单:每人25元的早餐,是不是有点奢侈?包子、馒头、鸡蛋、榨菜、花生、稀饭各一。),我们举行了一个简单的出发仪式:合影留念,蓝天宣布出发!我们的今天的目的地是直热寺,大约24公里的路程。

今天是个好日子:晴朗的天气,微风轻拂,温暖的阳光。纳木那尼峰的雪山已被初升的太阳染成了金色,伴着我们转山的路途!

途中时不时也可以遇到叩拜着转山的虔诚藏族民众,一步一跪,磕着等身长头从晨起到日落。这个队伍中,竟然还有小朋友!(传说中的双腿佛塔 )

今天的行程20公里,一路缓坡,没有任何难度和挑战,很快就到达哲热寺。一路上转山的人潮如过江之鲫,平时冷清的山路如赶集的大道,跟着人流朝前走,不用担心迷路。转山的人流中,游客占据了大部分,藏族本地人占一小部分,磕长头的也不少见,但是很奇怪,很少见到和尚和比丘尼!

今天队伍分成三部分:舟带领游游、冷清秋、丫头为第一队,我、木鱼、雪、洁在中间,蓝天他们殿后。中午在第二个补给点喝酥油茶(河谷分叉的地方),顺便歇息。

(前面的帐篷就是大家休息喝酥油茶的地方 )
咱们到达补给点的时候,舟他们已经补给完毕,迫不及待地要往前走了,据说他们队中的这些驴,简直就是野驴,在海拔5000米的山路上,来往如飞!

雪这几天感冒,嘴唇乌黑,一路慢慢捱,木鱼是传说中的下山神人,但在这一路向上的地方,基本上没有用武之地,走两步就恨不得站在那里透透气!

远远看到路的左边有一座桥梁,从这座桥梁上去再往前走不远,哲热寺就到了。 这桥一过,意味着我们今天的任务大功告成。

哲热寺是个寺庙,据传是某个大师修建的,其实不管是哪个大师修建的,对我来说,貌似没有区别,反正他们的名字我也记不住,他们的事迹我也不清楚。对我来说,某地有一个寺庙,可以歇脚,就足够了。

现在的哲热寺是个地名,沿着河谷,两边有很多建筑,帐篷、板房都有;甚至有两层的石头房子!每年转山的时节,这里的人潮熙熙攘攘,晚上灯火通明,热闹繁华如同集市。

绕过一个巨大的经幡阵,哲热寺出现在眼前,几个藏族妇女席坐在草地上,我们也照样坐下来,看阳光如箭一般射下来,砸在身上,好像嗦嗦作响。开始起风了,经幡猎猎,反射着阳光,无数的六字箴言在空中飞扬。木鱼趴在一个巨石上,虔诚地以额触碰。远处,一只旱獭拖着臃肿的身躯,在草地上东嗅嗅西闻闻,听见人声,倏地一下钻进洞里,灵敏的动作跟肥胖的身子显得很不协调!(曲古寺)

舟正在到处找今晚住宿的地方。格桑已经帮我们预定了旅馆,但是到底是哪一个呢?

山谷的风开始显露威力了,舟在对讲机里讲了些什么,咱们根本听不清楚。雪的步伐踉踉跄跄,我更愿意相信那是风的力量。

打电话给旅馆,还是因为风的声音太强,那边根本不知道我们在问什么!

关键时刻,是两个兵哥哥帮了咱们一把,其中一个,看了一眼电话号码,就很确定地指着中间的白色帐篷:“就是那里!”语气不容置疑。看见咱们疑惑的眼神,他说了一句让我们放心的话:“这个号码我熟悉!”  (上午走过的河谷 )

顶着风,咱们进行最后200米的跋涉。如果说,那天在鬼湖遭遇的狂风让人发狂,那么今天的风足以让人消失:易拉罐、方便面的桶、纸箱……一起在空中飞舞。咱们能做的,只有赶紧背转身,迅速蹲下去!

第一天的转山就此结束。

第一天只是热身,没有什么很大的感触,我的背包里面,背了6个苹果,两个香蕉,三个水壶,巧克力糖果若干,以及相机衣服等,估计重量在20斤上下。到达住宿点后,第一件事就是把苹果分给大家,把香蕉消灭,无论如何,明天一定要轻装上阵。

晚上睡觉的时候,在迷糊中,谁把我的被子向上拉了一把,让我一晚上都很温暖!(路上的冈仁波齐 )

10.4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

早上四点起床,11个人,四点半准时出发。梅姑娘昨晚已经联系好了马匹,约好了8:00出发,据说是2个小时就可以到达卓玛拉山口,收费也不是很贵,600而已。木鱼和雪想到了一个节约体力的办法,把身上的物品一股脑地塞进梅姑娘的背包!大家相约在卓玛拉山口见面,然后各自取回自己的东西。

路上有一处标识牌,清楚地写明背夫的价格为150元/天,但是实际上现在的价格为500元/天,看来这些年物价上涨的幅度超出咱们工资上涨幅度很多啊!

从哲热寺开始就是上坡,一路满是大大小小的石头,但是总体路况还算不错。这一路弯弯曲曲的,偶尔淌过小溪,溪水早已结冰,小心翼翼地走过,很怕滑倒。没有头灯,我不敢离大部队太远,大家边走边照应。其实虽然是漆黑的夜晚,但是身边一点也不寂寞。除了咱们的队伍,身边的转山客用摩肩接踵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还有一些藏民是一家出动,小孩子也在人群中蹦蹦跳跳。回头看看山下,灯光结成一条长龙,蜿蜒曲折,蔚为壮观。

不是有人从身边掠过,背夫们一边走一边唱着欢快的歌,藏民脚步轻快,即使自诩在高原也如履平地的我,也自叹弗如。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不知不觉就到了天葬台,上了一个缓坡,紧接着就是一个平台,此地就是大名鼎鼎的“死亡之地”,满山坡都是转山者扔下的衣服、布条覆盖的玛尼堆,据说这是代表一次象征性的死亡,可以给人带来好运,信徒们认为如果留下一滴血或者一缕头发,更灵验呢。

藏民纷纷往天葬台扔随身携带的物品,甚至有人把身份证也扔进去了!

看来他(抑或是她)是下了决心要与过去决绝了!
再往前走,走到高处时,小路右侧有块石头,石头上有个红色的脚印,这就是传说中米拉日巴和苯教的那如本穷转山斗法相遇时互不相让而留下的。还是那个米拉日巴,看来果真是个满满正能量的战斗狂人!

上面的那块石头,就在下面这一堆石头里面,眼尖的你能找出来吗?

走着走着,路上开始出现一些冰和雪,上陡坡了,“地狱坡”开始了。冰雪越来越多,上坡的路也越来越陡,经幡也越来越频繁地出现,路边有白色的帐篷,透着温暖的光芒,要是能在这里喝一杯,慢慢走,该是多么惬意的事情啊!

风又开始刮起来了(一早出门,没注意到风已经停了。),越往上走感觉越冷,远远的看到卓玛拉山口的经幡了,最后的这段上坡路确实过分,比之前走过的都要陡,好在身处暗黑的黎明,什么也看不见。

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我已经脱离大部队很久了,一个人,借助路人的灯光,我终于到达卓玛拉山口了!

标志着山口的卓玛石被大量经幡遮挡,勉强可见。一块大石头上刻着度母像,这就是卓玛石,信徒们在此留下粘满酥油的钱币、衣物、牙齿等物品。朝圣者会围着它转一圈,把钱用酥油粘在石头上,弯腰从经幡下穿过,口中念诵着经文,现在我获得了重生,此外,由于度母(即卓玛)的眷顾和保佑,罪恶已经洗清了。

天还没有亮,看了一下手机,7:30,这一段路,用了3小时,比预计的要块。慈悲湖只有一个模糊的影子,我把相机拿出来,但是无论如何都对不上焦,只好用手动模式,靠感觉按下了快门。

传说这里从前是善财童子洗手的地方,夏天不结冰。有一次,一个背着孩子的人来到这里,想在池子里洗手,向前伏身,背后的孩子滑下来掉到水中淹死了,于是神下令把水面冻结。印度教徒认为应该在碧绿的湖水中沐浴,以表洗清罪孽,看来印度人的最大人生愿望就是洗澡,不管什么地方,恒河也好,印度河也好,玛旁雍错也好,慈悲湖也好,只要有水就好。

我站在经幡旁边,静静地等待我的队友,太阳还没升起时,又冷又冻,为了减轻负担,转山前,我把冲锋衣、抓绒衣全部留在塔尔钦,只穿了一件薄外套,一件衬衣,一件T-SHIRT打底。此时我的鼻涕不争气地向下流淌,双手几乎抓不住单脚架。旁边的藏民,能确认是个女的,但是判断不出年龄,朝我大声地喊叫:“下山,下山!”

见到我没有动,她向我走近几步,继续大声叫:“下山!”这回她怕我听不明白,肢体语言也用上了。

我没有回答,这时最明智的选择,也许就是乖乖地下山。所以我默默地转身,下山。

下山的路,如果可以叫路的话,一路都是箩筐大的石头,间以斗大的石头,所谓的道路,就是在石头群间选择碎石的地方,找准间隙落脚。这里的难点,不仅在于石头多,而且非常陡峭!这一段下山路是整个转山路中最危险的一段,很容易崴脚。往下看,就是刚才提到的慈悲湖,碧绿如玉,藏名叫托吉措,海拔5640米,传说在此湖中沐浴,能洗净身上的污垢和孽障。过了慈悲湖后往下,山体好像完全没有坡度了,直下,路是乱七八糟的路,你就直接在上面蹬蹬跳跳前行吧。可是就是在这一大段最难走最危险的山路上,藏民信徒们依然虔诚地做一整套磕长头的动作。

从慈悲湖蹬蹬跳跳的下来,走过一段乱石岗,这里稍微有些背风,我找了一块大石头,背靠着休息,大约10分钟后,游游和飘飘就到了,之后是丫头和秋秋,一个藏民路过,对着我喊:“走!走!!”从声音上辨识,就是刚才在卓玛拉山口朝我吆喝的那位藏族妇女。

这一段是海拔陡降的山坡,没有大石头,但是坡度恐怕有40°了,很难站稳脚跟,一不小心就摔跤,我自己就中过招!

下山后有第一个补给站,我们进帐篷休息了一会儿,交了一壶酥油茶,补给能量的同时等待后续队伍。

大约15分钟后,终于看到舟的身影了,紧接着,蓝天、石桥、雪、木鱼相继出现。我长吁了一口气:大家终于安全翻过山口了。

但是,大家是不是忘了梅姑娘?还记得10:00的约定吗?

蓝天赶紧打电话给梅姑娘,还好,她还没有出发。那就干脆不用出发了,原路返回吧!

继续上路。从这里开始,还有20公里路呢,这一路都是枯燥的河谷荒山,没有值得用相机的地方。

一路都是这样的风景,单色、单一、单调!

一路走,一路跟队友聊天,但是我们都没有坐下来休息,不坐下来,是因为我怕自己一坐下,一股气就泄了,名义上,这20公里的河谷路段都是平路,可实际上在其间包含了无数次缓升缓降,是极为折磨人的,我宁愿爬卓玛拉那种陡坡,也不愿意走这种慢刀子割肉般的路。

在这些缓坡的反复蹂躏下,神经早就被耐心撕扯到了极限,所以,我得趁这股气还没泄掉,尽快走出去,再说,咱这马帮的名号,也不能在这些新驴前面被人看扁。

下午1:30,终于看到了纳木那尼,走出了河谷到达宗嘎村,这20公里仿佛永远走不到尽头的路,弄得我几乎崩溃,但是更令人崩溃的是,我这才意识到,刚才在路上询问当地人,他们声称转过山口就到了的地方,其实就是到此为止,从这里回到塔尔钦还有4公里要走……

用木鱼的词总结这段路,就是崩溃!
用丫头的词总结这段路,就是绝望!(回望宗曲河谷)


原创者:马帮  |  微信号:马帮走世界

作者: 小圈

小圈是小小管理员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