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女侠施剑翘

民国女侠 痛亲谁识儿心苦,誓报父仇不顾身

民国时,有个安徽的大家闺秀,其父施从滨在奉军中担任军长,在军阀战争中被军阀孙传芳所俘,因拒绝归降,后被孙传芳所杀。施从滨在被当众斩首后,在蚌埠车站曝尸三天,施从滨女儿遂立下为父报仇之志:“父亲如果战死在两军阵前,我不能拿孙传芳做仇人。他残杀俘虏,死后悬头,我才与他不共戴天。”

此女便是后来名震中华的奇女子-施剑翘,其原名施谷兰,此时才20出头。“被俘牺牲无公理,暴尸悬首灭人情。痛亲谁识儿心苦,誓报父仇不顾身。”这是1925年得父亲惨死的确切消息后,施剑翘所作明志诗的后四句。

两次所托非人

但身为一个女子,报仇之法并无太多选择。施剑翘首先寄希望于自己的堂兄为自己的父亲报仇,其助表兄在张宗昌手下平步青云谋得功名后,施剑翘的堂兄却拒绝为施报仇;施剑翘于是嫁给了承诺为其父复仇的阎锡山部低级军官施婧公,但施婧公功荣升旅长后,也一再推脱报仇之事,以“时机不成熟”为由迟迟不履行诺言。

这种结果其实很容易理解,在那种乱世,要一个男人几乎一无所有的时候,他当然愿意承诺放弃一切,况且也不需要立即实现,女方也有一定的关系和自愿去帮助其成长,何乐而不为呢。而一旦得到了功名富贵,要一个男人去杀孙传芳,首先能不能成功还是未知数,即便成功,后果会如何,谁也无法预测,所以施剑翘两次被辜负并不是意外之事。

最终,施剑翘决定自己来

多次所托非人后,“施谷兰”改名为“施剑翘”,意为“翘首望明月,拔剑问青天”,其决心靠自己的力量完成复仇夙愿。

施剑翘到医院做了“放脚”手术,把缠足多年的小脚矫正过来,获取行动自由,又通过关系买得一把勃朗宁手枪和两盒子弹,学习枪法。

但机会不是下决心就有,这一等又是十年,但终于,她等来了机会。

此时孙传芳已经兵败隐退,跟当时很多北洋“退休”军阀一样,孙在天津做寓公,一心修佛。施剑鞘得知此事后化名“董慧”,扮作一名居士逐渐打探孙传芳的生活起居、作息时间。

行动

决定行动前,施剑翘先是将外祖母送到南京,又将自己的两个孩子托给妹妹施照顾,并严词拒绝自己的弟弟参与行动。

终于,在1935年某个讲经日,孙传芳坐在某寺庙的佛堂中央听经,待众人闭目诵经时,施剑翘借机走到孙的身后,拔出手枪,对准孙传芳的后脑勺和太阳穴等射出三发子弹,孙当场毙命。

现场顿时乱作一团,施剑鞘并非逃走,而是拿出事先印制的《告国人书》抛向众人,大意为“我是施剑翘,为报父仇,打死孙传芳,一人做事一人当,绝不牵连任何人。你们可以带着我到警察局去自首。”可见其刚烈。

案发后,国人奔走呼救

此案立即轰动全国,不仅仅因为孙传芳本人身份特殊,而且本案背后的复仇故事,施剑翘本人的从容和胆魄,为国人所惊叹,在当时危机重重的国内局势下,施剑翘的孝勇和智谋反而让民众更加钦佩和颂扬。

当时天津地方法院一审判决施剑翘有期徒刑十年,经上诉至河北高等法院改判为七年,后又上诉至全国最高法院。在社会舆论的压力下,国民政府于1936年10月14日下令赦免施剑翘。

当时的全国主流媒体纷纷刊文,报章、杂志争相报导,称赞她为“女中豪杰”“巾帼英雄”,请求政府特赦。社会各界特别是妇女界也是积极为施剑翘发声。当时全国妇女会,江宁、扬州、江都妇女会,旅京安徽学会,安徽省立徽州师范等团体纷纷通电呼吁,希望最高法院能对施剑翘援例特赦。援引的是何例?当时社会各界向国民政府、国民党中央党部等联名上书,历数孙传芳罪行,褒扬剑翘:“不仅女界特色,抑为民国历史光荣”,呼吁司法当局援照三年前为报叔父之仇枪杀张宗昌的郑继成案之判例,法外施仁。

当时的通电电文中,对孙传芳的评语可见舆论界对孙传芳的评价:

“况孙传芳曾南拒革命之师,又北窥齐鲁之境,今施剑翘之事,直接以复父仇,间接即除国憝”。

之后,国民党的大佬于右任、冯玉祥等也纷纷声援施剑翘,天津地方法院一审判决施剑翘有期徒刑十年,河北高等法院改判为七年。1936年10月14日,在施剑翘入狱11个月的时候,时任中华民国政府主席林森向全国发表公告,决定赦免施剑翘。此后,由中华民国最高法院下达特赦令,将施剑翘特赦释放。

施剑翘最终获得政府特赦释放。此后,施剑翘成为了名震全国的“自强”“解放”女性之代表,积极参与了抗日救亡的活动,重新开启了原本让她堂兄和前夫无比恐惧的新的人生篇章。

1949年解放后,施剑翘并没有离开大陆,一心修佛,进入了政协,在上世纪70年代过世。

后来,王家卫的《一代宗师》中章子怡饰演的宫家二姑娘宫若梅,为报杀父之仇,断发奉道。其原型是民国奇女子们,其中一位就是民国侠女施剑翘。

原作者:广强律师事务所曾杰
本文在原文基础上有所删减

作者: 小圈

小圈是小小管理员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