烤火

     烤火

北方有暖气的地方大约是不用烤火吧。然而,在南方,特别是阴冷潮湿的长江流域和绵延的山岭乡野地区,冬天烤火是苦寒中唯一可靠的慰籍。

儿时每到冬季,一大早生炉子是一天中的头等大事。要让黑黑的煤炭变成火红的炭火并非容易的事:先把头天漏在炉底的煤渣清理干净,空气才能进入燃烧;然后准备一些小木材棍小心叠放在炉子底部,再用废纸屑点燃木材棍。这个过程经常失败,要么风太大,要么木棍不够干燥,或者引燃的纸屑不够,都烧到手了,木材还没燃起来,反倒引来一阵浓烟,呛得眼睛打不开,鼻涕眼泪直下。一边耐着性子一边骂骂咧咧中终于把柴火点燃,接着小心地置入煤块。看着煤炭也由黑色慢慢变成了红色,心里坦然起来。烧水、泡茶、煮早饭有了着落。

火炉子一天下来不会闲,除了煮食、烧开水、暖和身体外,还要烤干晾晒了几天都润湿的衣服、烤袜子、鞋垫和黑泥混杂雪渣的胶鞋鞋面、布鞋和中间添加有棉花的保暖棉鞋。
家里有红薯的话,早上就投到炉底,让掉落的灰渣慢慢烤,到了夜晚上床前再掏出来,拍拍炭灰,剥开皮,里面露出金黄色的糯软的红薯,白炽灯下冒出烟来。

填了肚子,这才满意地裹进被窝,火炉也慢慢熄了去。

最喜欢的还是火盆子柴火,不时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串出的火苗印在脸膛上,再愁苦的脸也显得有了希望头。人多时围挤在火盆子四周高谈,独处时围炉夜读给寒冬添一乐。

现在基本都改用电烤炉了,再也没有大清早生炉子的麻烦,也没有恼人的碳烟。可,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是火苗还是气味?或者,仅仅是怀旧罢。

作者: 小圈

小圈是小小管理员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