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田达玛沟佛教遗址

达玛沟 可能曾经是世界上最小的早期佛教寺庙

位于新疆和田达玛沟托普鲁克墩的佛寺可能是古代世界上最小的佛寺,今被人称小佛寺,小到仅有四平方米。然而它作为寺庙的功能曾经长达400年之久。

达摩沟多半为汉语音译,“达玛”是梵语和古于阗语的结合,是“Dharma(佛法)的音变,准确的翻译应是“达摩”,即“佛法汇聚”之地。遗址离和田的策勒县二十多公里。
如果缩小地图看其位置,这里曾经是和田地区佛教兴盛的中心地区之一。大唐高僧玄奘曾在《大唐西域记》中提到过这里“佛塔林立,僧人云集”的繁荣盛景。
下图为小佛寺卫星地图上的模糊位置(点击可放大)

达摩沟

可以这么说,整个中原的佛教,东亚的包括朝鲜、日本的佛教都是从新疆塔克拉玛干这个区域传过来的,实际上是古代印度佛教向东传播的第一站。而这个区域的佛教不仅仅是佛教教义,还有佛教传播、佛教艺术,深远地影响了整个东亚佛教。

达玛沟托普鲁克墩佛寺是由1、2、3号佛寺遗址组合成的完整寺院,是塔克拉玛干沙漠地区佛寺佛像雕塑保存状态最好的遗址群。三个佛寺建造时代约为公元6-8世纪,可能均毁于公元10-11世纪喀喇汗王朝推行的伊斯兰圣战中。

沿达玛沟水系零星分布的绿洲中发现的哈德里克、克科吉格代、老达玛沟、丹丹乌里克等知名佛教遗址,绵延100公里、宽20余公里,其中大型佛教建筑遗址群有20多处,出土了大量的珍贵佛教文物。应该说这是保有古代佛教寺院遗迹数量最多、规模最大、保存状况最好的地方。然而叹息的是,达玛沟佛教文化遗址也被爆出文物被盗掘、破坏的情况。一大批唐代壁画、织锦、木牍、木简被盗,就像敦煌文物被盗一样,损失几乎无法弥补。

1号佛寺遗址坐北朝南,建筑平面呈方形,南北长2米、东西长1.7米。坐佛和像座紧贴北墙壁。坐佛像残高1.45米,肩部以上被破坏。该尊坐佛造像年代极有可能在6~7世纪,更具体推测,应是中原北朝晚期至隋的作品。

佛衣盖脚,趺坐莲台比较小,佛身肩宽,胸平、腰细,衣服为通肩式,湿衣贴身,身体轮廓分明,这都是早期佛像的特点,保持着从北印度传入西域的犍陀罗风格。

佛寺壁画中人物形态圆润丰满,为典型的中、晚唐时期特点。仅从此点着眼,壁画绘制年代很可能晚于塑像年代相当长一个时期。

因此很大的可能是,先有主佛,而同时期的佛寺可能坍塌或破损,重又修建的佛寺。

托普鲁克墩小佛寺虽小,却是建筑、雕塑、绘画三者完美的结合,既表现了犍陀罗艺术的浪漫与洒脱,又包含了东方式写意的宁静与神秘。

达玛沟喀拉墩1号遗址出土千手观音壁画

2号佛寺布局严谨清楚,是迄今和田地区发现的结构最复杂的回廊像殿佛寺。

3号佛寺遗址为庭院廊房布局,呈“凹”字形,布局规整严谨,规模宏大,类似建筑遗址在丝路南道是首次发现。这三处佛寺遗址应为一座大佛寺的组成部分。

遗址博物馆就在遗址旁边,占地面积660平方米,建筑面积为325平方米,展厅面积282平方米。举办有《托普鲁克墩佛教遗址陈列》。博物馆不大,但展出的壁画都是真迹,值得一看。

从出土文书中还可获知,这里曾生活着古塞人、汉人、栗特人、犹太波斯人、印度人等,并信仰着不同的宗教,遵循着不同的文化。古于阗因丝绸之路的贸易和文化交融而变得繁荣,充满艺术和浪漫。尽管历史无情,但盛极一时的佛教古国曾一直是中原佛教的源泉之一。

地址:和田策勒县315国道南4公里附近

部分图片来源:苏丹卿

位置    |    导航

作者: 小圈

小圈是小小管理员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