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格理的故事

有这么一个故事。

1904年7月12日,贵州威宁和水城一带的4个“大花苗”跋山涉水走了几天,找到了昭通圣经公会布道所的牧师柏格理(Samuel Pollard)。大花苗人称这年为“龙年得道”。

为逃避戮,这支被称为“大花苗”的族系逃到了滇黔川最荒凉偏僻的山区,他们没有土地,靠租种彝族土目地主的土地,过着刀耕火种、结绳刻木的生活。困苦的时候,1904年四个苗族猎人凭着偶尔听到的传言:“一个叫耶稣的神正在寻找迷失在山野里的羔羊”,让他们看到了“我们苗家的希望”。

这年,柏格理39岁。这个22岁就来到中国的牧师一直希望着能像至非洲传道的李文斯顿那样引领一个族皈依。他在昭通创立了“中西学堂”和“女子学校”,发动过“天足会”,还曾冒着生危险到金沙江附近的凉山彝族中去传教,但效果甚微。一直在默默祈祷着的他抓住了大花苗伸过来的犹豫的手。

这年冬天,柏格理和几名苗族、汉族信徒到了滇黔交界处的石门坎……

在数十年间,这片荒凉贫瘠得只有十余户人家的苗族村寨一度被建设成为“苗族文化的复兴圣地”、“西南苗族最高文化区”……柏格理牧师和他同工们留下了让苗族同胞永志难忘的贡献:

一是创办现代教育,开了近现代中国男女同校的教育先河。在学生中倡导积极健康的学习和生活方式,在石门坎本部建起了礼堂、泳池、足球场,开展足球、体操、健身、田径等体育活动,使学生德、智、体都得到了发展。截止1949年,川滇黔结合部的教会学校有中学5所,小学50余所,为边区各族特别是苗族培养了大量人才,为苗族培养了300多个中学生、30余个大学生、2个博士生。

二是创办现代医院,把西医的医疗理念、技术、药品介绍到苗族地区,柏格理先后在昭通城内和石门坎等地创办了西医门诊、福滇医院(现昭通市第一人医院的前身)、贫医院等多所医院,为老百姓解除病痛。特别值得一提的是,100多年前,石门坎苗族地区的小孩就可以享受接种牛痘疫苗服务了。

三是创制苗族文字。1906年,柏格理在当地汉族知识分子和苗族人士的帮助下,根据石门坎苗族语言的语音、语调,用拉丁文大写字母及其苗族服饰的一些符号创制了苗文,并将《圣经》(新约全书)、《颂主赞歌》等翻译成苗文进行传教。此文字后人称为柏格理苗文、石门坎苗文或老苗文。目前这种文字还在滇东北次方言苗族地区广泛使用。

2004年8月一个星期三的晚上,贵州西北威宁苗族自治县石门乡苏科寨的简陋教堂里,吴忠全传道正在给信徒讲解圣经。时间距苗族与基督教的第一次接触整一百年。

四是传播了基督博爱的精神。柏格理及其追随者在传播福音、基督教思想、宣扬博爱精神中,以实际来印证这种精神,在石门坎地区建立了麻风病院、孤儿院、养老院等慈善机构。这在那些年代来说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因为直到现在我们都还没能够做到这一点。

1915年,柏格理牧师在护理受伤寒传染的苗族同胞时不幸感染了伤寒,柏格理牧师毅然将珍稀的药物让给苗族同胞,以身殉职。他那以生、以大爱活出来的信仰感动了苗族同胞一批一批归向基督。

柏格理(1864—1915) 原名柏撒母耳,英籍传教士。1887年冬到云南昭通布道传教。1905年柏格理到威宁石门坎建筑教堂和学校,1910年建成光华小学。1906年,柏格理同汉、苗教徒共研苗族语言,以拉丁字母为基础,为苗族创造文字“老苗文”、“坡拉字母”,至今仍为当地通用文字。1913年后,柏格理选送石门坎小学苗族毕业生赴成都协和中学及华西大学深造。这些学生毕业后,有的回石门坎任教。1915年,石门坎伤寒病流行,学生患伤寒病者众,柏格理夫妇为患者精心治理。因护理学生,柏格理染上伤寒病,于1915年9月16日病逝于石门坎,终年51岁。

作者: 小圈

小圈是小小管理员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