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风雷618厂

风雷618 一家三线军工厂的宿舍遗迹

在距中国西安30多公里的石砭峪东水寨村,有很多幢三、四层的楼房空空荡荡了很多年。这里曾经是西安风雷仪表厂的福利区,代号618,属于三线军工厂的代号。

它位于秦岭里很少有游人触及的僻静角落,许多年前已经废弃。不过,这里也曾热闹过。

陕西作为三线建设的重要阵地,有400多个三线项目,分散在关中和陕南山区的48个县。国营618厂就是其中之一。

1966年 ,为了响应三线建设的号召,上海手表厂内迁西安,到了秦岭大山里秘密组建工厂,就是国营西安风雷仪表厂。618厂当年是生产军工计时仪器产品的重点企业之一 ,后来又研制了国内第一个统一机芯手表——熊猫牌手表。

但经历过80年代的喜悦、90年代迷茫和新世纪的大变革后,这个三线厂在市场经济的冲击下全面溃败,当年的职工在厂子破产之后相继离开 ,只留下了厂房在这大山里,人去楼空、荒草遍地。

没有门窗的厂房还可以进去看看,不过里面确实已经破败不堪。

有些房子被周边村民居住,有些则成为拾荒者的临时居所。

走进这些最早建立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楼房,恍如隔世。

风雷仪表厂的家属区,在厂区外的东水寨村,除了有一部分被村民用来养猪养羊之外。大部分也都已荒废,家属楼每一层有3户,每户一室一厅一厨一卫,面积不大,稍显拥挤。

一位当地的村民在楼前的空地上耕种。

一扇房门上还残留着当年的“喜”字。那些曾经美好幸福的记忆已经一去不返。

图文采编自:动物凶猛

补记:
一个曾经在风雷618工作过的人的小段回忆 (by 木木沐沐慕牡)

77年刚工作就千里迢迢被派到618厂学习,从东陇海线尽头到西安坐火车,半道还要转车,两天一夜才能到达。

中途转车乘徐州到西安的车,一路除夜深人静,火车隆隆。白天一路高歌,全是豫剧,问列车员方知,这车是西安乘务段,附近大半都是抗日时河南花园口决堤,逃荒到西安的。

当时西安到石砭峪的水寨,都是山路蜿蜒崎岖。驾驶员水平个个了得,一边是丛山峻岭,一边是万丈深渊。第一次经历,浑身发抖,尤其看到师傅点烟时竞然双撒把,只能闭上眼睛,任其使然。

本身我们是东部城市一新建的手表厂,新工人都要培训,或到北京或到上海,我们这批到西安也就是618厂一一对外称风雷仪表厂。

厂里的师傅大多是从上海来的,技术精湛。学的是热处理,老师傅叫庄老师,上海亨得利传人,言传身教,待人严谨。

厂区门卫都是军人,保密车间更是不让靠边,机器设备大都是进口的,国内都是顶尖。

水寨小镇不大,很是热闹,四周的民宅感觉很诧异,房子半边盖,农民养的猪比兔子还小,一窝窝四处乱窜。农民吃饭时,每人一大黑海碗,墙根一蹲,有人拿碗的手上夹一咸菜,条件差的就一碗糊糊。农民的日子更苦。

厂里的食堂麻烦了,3分之二是粗粮。每每开饭前都是前几名,大米干饭很少,来晚就没有了。后半月吃的都是粗粮,难以下咽,只好顺着菜汤一起吞下。最好吃的就是大肉,长长方方一大块五花肉,就着米饭那个香。

时常想念那山、那景。 40年弹子一挥间,时势造物弄人。

位置

作者: 小圈

小圈是小小管理员

1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