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昭武都尉钟鹰扬

钟鹰扬(1856—1911),字召唐,号小姜,清四品昭武都尉,海南省儋州市南丰镇深田村人。
其祖父钟友魁22岁只身从广东省兴宁县龙口村来到儋州南丰农村给人当长工,娶妻生子国平(钟鹰扬的父亲),后来友魁领子国平返乡,请师聘贤,授业训读,而后带领胞弟等人再来儋州南丰创立家业。

咸丰十四年(1865年),兴宁地方民反贼乱,社会不安定,国平携妻带子钟鹰扬渡琼南下,来到深田村居住。此时,钟鹰扬已经9岁。

钟鹰扬小时曾在现今的宅院前校场习武练功,在校场旁边的百年酸梅树下研读经书。钟鹰扬23岁时进武库军政国学,24岁从军,因剿灭匪贼有功,光绪帝钦加五品,职卫武守备衔,住琼州镇标补用分府。

1890年(光绪十六年),钟鹰扬奉调阳江县征匪治邦,历经十年,政绩卓著,众人恭赠“威震旧符”匾额,光绪皇帝钦加四品、诰封昭武都尉、赏戴蓝翎,并赠有“加官进爵”、“昭武第”等匾额,令门第增辉。

钟鹰扬身材高大魁梧,家中宽大的太师椅仅能刚好坐下,他平时骑着高头大马,使用的兵器是两把两余米长的大刀。在阳江及儋州本地,令匪徒闻风丧胆。

钟鹰扬在受封后,儋(儋州)临(临高)发生土客争端,纷扰附近百余村,钟鹰扬便回海南举办保卫团局,会同乡人安良除暴,维持社会秩序。

当时在那大周边有个侨兴公司在洛南、石屋一带垦荒种植橡胶,开采锡矿,积累了很多财富。但被强盗洗劫一空,公司请钟鹰扬出面调查此事,捉拿盗匪。经他和各乡人士商议设卡布网,半个月后就将盗贼全部擒拿,送交官府处理。为了感谢钟鹰扬的破案,侨兴公司将一张题有“邦家载庆”绸布横屏送给钟鹰扬。

光绪末年,先期来儋州创业的客家人群中,部分人心中怀有家族等级观念,强调分开新来旧到,规定先到者为君,后到者为子的不公平等级界限,引起矛盾纷争,几乎到了白热化得程度。钟鹰扬会同梅县籍人钟可权、兴宁县籍人杨问蕉以及乡里人工商对策并出面召集各方人士,来到“昭武第”宅院,进行调解。历经一年半时间,矛盾才得以解决。

为了进一步调解客家人的关系。钟鹰扬向当地乡亲及外侨商人募捐款项和建筑材料,在那大镇海北街(今那大胜利街)建起一所房屋,称客族大同会馆。凡后来琼者,如无处安生,可以暂时停留于此,但生活自理。会馆门前上方悬挂有“渡琼会馆”四字。

后来,钟鹰扬还与众人商议,借出“渡琼会馆”作为校舍,办成那大第二小学堂。入读学堂者客家子女居多。

钟鹰扬的母亲郑氏,教子有方,孝顺尊长,和睦乡邻,常与钟鹰扬共商家国大事,受光绪皇帝赐予四品供人之尊。

钟鹰扬功成名就告老还乡后,在自己“昭武第”宅院北面,修筑一栋两层碉楼,雅称“吉星楼”,即可住人又可防盗匪。自己则深居简出,不过仍然下地耕种,上山养羊,待人宽厚。

钟鹰扬还乡之时,只育有一子,过继给其大哥,因此膝下无子。后来,又在那大(儋州府所在地)娶亲,宣统三年(1911年),钟鹰扬喜得一男婴,满月之时,高朋满座。此时的钟鹰扬老来得子,心中无限欢喜。

此时,宣统皇帝圣旨居然从天而降,指令钟鹰扬即刻赶去琼府报到,听后受命。钟鹰扬接到圣旨后,突发脑溢血,当即昏倒地上,家人好友四处求医,终无药可救,卒于1911年8月辛亥革命爆发前,享年56岁。

钟鹰扬为何接到圣旨后顿生忧虑,乐极生悲?真实原因不得而知。想来死于脑溢血,按现在的说法,平时都是高血压,脑血管硬化是肯定的,为幼儿办满月酒自然欢心,又突然接到圣旨,双喜临门,加之当天应该饮酒较多,情急攻心,终酿悲剧。

原文来源:古小彬

延伸阅读:钟鹰扬故居

作者: 小圈

小圈是小小管理员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