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图博和儋州南丰镇片段

史图博 民国时期海南岛人种学考察碎片记录

关于史图博
史图博,1885年出生于德国莱比锡。1908年获得医学博士学位,1910年起任教于耶拿大学。1924年,他应邀到同济大学任教,就职于医学院,担任医科生理学教授兼生理学馆主任。新中国成立后他返回德国,1961年病逝于德国埃尔兰根。
据1949年出版的《同济大学概览》记载,史图博“上了偌大年纪,可是精神还是那么健旺,配上银色的长须,更显得肃穆非凡,灼烁的目光,好像在探索什么似的。一脸慈祥,言语幽默……”。

史图博在中国教学之余,他将大量的时间用于民族地区的游历和考察上。他曾先后到浙闽交界的畲族地区,粤桂相邻的瑶族地区,云贵两省的苗族、傈僳族地区,甘青两省的蒙古族、藏族地区,以及海南岛的黎族地区考察,留下了丰富的图文资料。

1931年,史图博徒步到海南岛旅行。他从海口出发,经南丰到白沙峒、元门峒,越过五指山区,抵达南部的崖州三亚湾,从三亚港乘船回清澜港,最后返回海口。这次旅行行程历时3个多月,其研究成果《海南岛人种学考察报告》于1933年在德国发表。可惜,这次考察的笔记和资料绝大多数毁于战火。

1932年,史图博第二次至海南岛徒步考察,他从海口出发至南丰,由儋县进入白沙县,后经昌江、乐东、五指山、琼中,最后返回儋县、海口,深入走访了30多个村寨。在田野调查中,他收集了大量民族文物,并依据调查所得的资料,撰写了德文著作《海南岛的黎族——为华南民族学研究而作》。书中收录了260张彩色照片,成为今天研究黎族不可多得的影像资料。

《海南岛民族志》真实记录了上世纪30年代初海南岛黎族的人文风物,具有很高的人类学价值,被奉为海南岛黎族研究的“权威性著作”。

南丰老街
南丰,位于儋州市域区那大镇以南14公里之处。南丰在清朝中期称作南通,清末改称南丰。它曾是海南黎族与汉族进行通商贸易的重要区域,也是黎汉文化交汇的地方。1931年和1932年,史图博一行两次进入海南岛中部黎区考察的调查的行程都始于南丰,而当他最后一次离开海南,也结束于南丰。

史图博1932年7月20日到达作为汽车终点站的南丰,配备了随行人员和物资,开启了徒步黎族山区的考察活动。关于南丰,史图博在他的书中写道:“在南丰我又雇了去年的那个翻译,他继续给我们当厨师、佣人和搬运工。这里的人都是客家人。”
在当时商贸相对发达的南丰,史图博很容易筹备到旅行的必备品。从他记录的文里行间,既可知晓当时的南丰已经有很多客家人在此谋生,也可感觉到他在黎村大有收获的喜悦。南丰还被史图博称作“汉族最初的移民点”和“很大的汉族市镇”。
他记述称:“他们有的还去过美国传道会的驻地那大,见惯了外国人。因此,我们在南朴无法搜集的人类学研究资料,在这里却得到了!”

史图博考察团合照(右一为史图博)

史图博眼中的南丰菜市场
南丰的街市只有约6米阔的一条大道而已。在通道的西边排列着有拱廊(哨楼)的房屋,所以在街市里行走不怕雨淋,也不怕日晒。
南丰市集不但是附近客家村落的市集,也是与黎区买卖(商品交換)的大市场之一,每隔两日,临高人、儋州人,以及附近的黎族苗族来赶集。

史图博拍摄的“南丰菜市场”的照片直观地展现南丰骑楼老街的盛况。

今天的南丰老街还遗留有百年前的遗韵。近年随着生活条件改善,当地大部分居民纷纷拆除和改造老屋,在原地盖起了新楼,老街两边建起了一栋栋新式楼房,使得夹在其中的骑楼老建筑显得更具沧桑感。由于交通路线的改变,海南三条国道建设开通后,尤其是松涛水库的建成,南丰已经不是要道了。如今的南丰老街,已不见当年的繁华

南丰老街保存还算完好的一些骑楼透出历史的沧桑.

镇边上是海南最大的水库,松涛水库。

松涛水库在群山环抱之中,1958年开始动工,海南人民用了12年的时间才建成这座总库容量31.9亿立方米的大水库,长达好几百米的坝身横卧在两座大山之间,有如飞天巨壁。松涛水库是一个以灌溉为主,结合发电,航运和防洪的大型水利工程,是开发建设海南的一个重要工程,是海南几百万人民的杰作。

那存村
松涛水库建成后,史图博曾到过的冲威村的原址,已被松涛水库淹没,村民迁到了今天的那存村、尖岭村和永幸村等地。沿着史图博经过的足迹,寻找历史的痕迹,时隔87年,史图博记载过的黎族村寨,如今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変迁。来到了那存老村,但村貌已与史图博描述的看到的大不一样了,昔日的冲威村成了远逝的风物烟云。

史图博考察团涉水前进

当年史图博进入南丰镇的第一站,就来到了南丰镇黎族村寨的冲威村。史图博在《海南岛民族志》一书中对冲威村的生态环境、农业生产、民间风俗、民族特性、衣服、服饰、建筑、音乐、艺术等等,都进行了前所未有的全方位记录,让我们今天还能一窥87年前黎族同胞保存着的初始面貌。
在此住了两天,记录了ー些方言词汇,搜集了有关风俗习惯的材料,拍摄了几张在人类学上珍贵的照片,并幸而购得具有特征的布配黎妇女服装。

史图博在《海南岛民族志》一书中记载的冲威

冲威河有很多鱼,有时是在岸上搁置汉族式的方形吊网,有时是用小船捕获。这种船完全是原始的独木舟(把枫树挖空而成的5、6米长的)。划船是用极筒短的浆,有时是作用汉式的投网,也使用弓箭射鱼。弓是任何黎族都有的简单工具。我在冲威买到的长度仅1.30米,弦是用寄生植物作成的。用麻绳扎在弓的两端。射鱼是用锐钝两种的箭。简单的箭是用长70厘米左右的细(直径5毫米)竹管作成的,箭的前端是插着长20厘米左右的端部不尖的铁镞(直径2毫米),或长15厘米有一倒钩的尖铁镞。铁镞上面缠着长麻线,由此可以把箭拉回来。箭是插在滕织的长圆筒形的篓子里,这种篓很象装镰刀的篓子,箭篓有37厘米长,底的直径是6厘米,口的直径是8厘米,底是用竹节作成的。上端横向插着薄竹片,另外为了扎在腰上还开着两个孔。

冲威河上的渔民的生活完全是原始的状态。裸体的渔夫头上戴着荣兰的韧皮作的雨帽,乘在独木舟上,或者投网,或者以弓箭射鱼。

史图博1932年在南丰古镇拍摄的黎族使用的独木舟

冲威村里传歌声
史图博在《海南岛民族志》书中记载,布配黎喜欢音乐,他们经常唱歌,特别是在结婚的宴会上,唱得很热闹,这时新郎新娘的亲戚靠在特设的桌子旁轮唱,如果不能回答对方唱出的歌时会被罚酒。我在冲威得到个歌本,歌意如下:

是母亲赐给你的美丽,
你生出来就是美丽的,
我只望了你一眼就朝夕想念,
嫁给我吧!去求求你的双亲。
你的小而可爱的咀,就像叭叭戛兄弟那样圣洁。
你的眉弯得那样美妙,
你有小而可爱的咀和美丽的嫣红脸颊。

史图博说,黎族文化是华南文化史的标本,黎族是一个用图案装饰代替语言书写的民族。黎锦是黎族写在服饰上的无言的历史。

在黎区考察中的史图博,对黎族的织锦情有独钟,所到之处,大量地收购黎锦,买黎族妇女的服装,1932年7月21日到达布配黎居住的冲威村时买到两种裙子,并非常专业的对裙子进行了描述,对裙子图案作了分析。他即兴奋地记录下“幸而购得具有特征的布配黎妇女服装”。 他惊叹黎锦美丽的同时,说布配黎具有非凡的艺术天才。

史图博镜头中的布配黎男子

客家人的百年老宅
当年史图博到的南丰镇,曾是客家人、黎族、苗族、临高人、儋州人杂居的地方,亦是海南西北部进入黎族地区的重要通道,客家人分散居住在附近很多村庄。史图博说:“我到海南岛的两次旅行中,探访黎族地区的出发点都选在南丰一地。在此地逗留了相当长的日子,因此对于海南岛的客家人,有可能观察得比较多,客家人是在近代移居来本岛的……”,“南丰有两百户以上的人家,有一千多居民都是客家人”。

史图博的翻译邱先生就是南丰的客家人。

部分图文采编自文章:《重走史图博之路第二季–走进儋州》
作者:羚羊2009

作者: 小圈

小圈是小小管理员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