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碗窑村

碗窑村 饭碗还真就是能遮风挡雨

在福建宁德的三都澳港口旁边有个临海的古村,叫碗窑村。得其名,因村中老房屋多用烧制的土碗砌墙。远远望去,墙面犹如波浪翻滚,又像一个个蜂窝煤交叉堆叠而成。

纵观全国不同传统民居,墙体虽也是花样繁多,青砖、泥砖、木板、石头、草编、竹编、原木等,但用烧制的似碗非碗的东西做墙面恐怕仅此一家了吧。

好在这些房子的屋顶还是青瓦铺就,不至偏离的太远。那为何墙体偏偏选择一只只碗的砌成呢?

这个得稍稍说一下历史了。碗窑村附近盛产高岭土,这种土石烧制陶瓷的上好原料,所以,这里早在明崇祯时期就因制碗烧龙窑而得名。碗窑村的先祖并非宁德本地人,而是从闽东闽南南地区移民过来的,或者说带着烧窑技术过来创业。据乾隆年间所修《宁德县志》记载:“本邑因有碗窑之业,漳、泉、兴等处无业之民杂聚二都,以造碗谋食”,这里居住有黄、蔡、叶、裴四大姓。

碗窑村地处的三都澳,是闽东重要的港口。古代贸易繁忙,宁德当地的物产、茶叶等均是由此地运出,目的地有北方地区、台湾,还有东南亚等地。特别是清光绪二十四年(1899),随着三都澳的开埠,茶叶、土纸、青靛、瓷器成为了大宗输出商品。下图为俯瞰碗窑村

碗窑村按现在的说法是个移民村,然而最历几百年,村民仍然讲闽南话,这在宁德地区算是一个有趣的“方言岛”。通常来讲,移民群居地经历两三代人后,原先的方言会被新环境的语言替代,除非不与外界联系,有自己封闭的生态。但这些闽南人是来创业,来做生意的,与本地人的沟通十分紧要。更为关键的是,这些外来移民不是来宁德做苦力的,而是雇佣者。因为经济地位高,语言影响力也大,这属于人类文化学中的普遍事例。加之闽南文化兼具丰富内涵和封闭性,这种文化更能在文化演进中顽强地留存下来。美国唐人街的中国文化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当时,烧碗的确能带来很大的财富。那种粗陶碗不仅满足了一般百姓的生活需用,还能在船运中“压舱”。

当时船舶均为木帆船,在运输比较轻巧的物资时,船工们会买一些当地的粗厚瓷碗来压船,以便航行平稳。到了目的地,又可以出售赚一笔。这样一来,当地的瓷碗供不应求,碗窑也不断壮大。最多的时候,村里有36座窑每日赶工生产。图为窑洞内部遗迹

一座保存下来的龙窑。窑形如其名,像一条龙斜卧在山坡上。长达30米,两侧各有28个窑孔,用于添加松枝燃料。生产时,需要12个窑工。两侧共6个人烧,需要两班人轮流上工。

那么这个村庄,为何要用碗来砌房子?

主要还是因地制宜,废物利用,并且还好用。不过,更准确的说,不是用碗砌墙,而是碗盒。制碗流程中,师傅会把已经做出形状的碗坯放进圆形中空的碗盒里,再入窑煅烧,一个小时碗就烧制完成了。碗盒则是在约1500摄氏度高温的火中铸成,一般用过两三次就要废弃。久而久之,这些废弃的碗盒便堆积如山,刚好可以用来砌墙。

利用匣盒砌筑的墙体由里外两层碗盒砌成,厚度达七、八十厘米,还是中空,隔热,隔音效果好,使得房屋内冬暖夏凉。正因为有这些优点,碗盒建屋的传统也一代代延续下来。

1958年,全国的社会经济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村里开办了宁德国营瓷厂,碗窑村又一度恢复了原来的繁华。有老村民回忆:“县里、镇里的居民,都来我们这儿上班,大家都很自豪,粮食供应,固定工资,是‘铁饭碗’”。遗憾的是,由于经营问题,该瓷厂于1995年关闭。

如今的碗窑村,诸多现代的钢筋水泥房取代大部分碗盒房。剩下的碗盒房还能留存多长时间,不好预测。希望碗窑村民一如对待其闽南文化一样,能顽强地坚守哪怕几处祖先留下来的碗盒房,以为缅怀和留念。

每年元宵节,是碗窑村一年一度的盛典,当天村民们都会自发组织“闹元宵”——舞碗板龙、白眉青狮、游铁枝等表演,这些习俗均是碗窑先民从闽南带来的传统。

交通:从宁德市区往南行车约20分钟,就到了碗窑村。
地址:宁德市蕉城区飞鸾镇碗窑村

位置    |    导航

作者: 小圈

小圈是小小管理员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