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四美琉璃塔

琉璃塔 太原文瀛公园里的一座清代琉璃小塔

鲁迅先生编撰的《中国小说史略》收录了一部清代小说,叫《花月痕》。鲁迅把这部小说与描写伶人生活的《品花宝鉴》、《青楼梦》和《海上花列传》同列为“清之狭邪小说”。以名士与名妓的爱情故事为题材的长篇小说,《花月痕》是第一部。

作者魏秀仁,福建福州人,曾赴山西太原当了个巡抚幕僚。魏自幼聪慧,但终生升官发财方面都不得志。到了28岁才考中了秀才,第二年乡试中举,此后又屡试进士不第。后他离家北上,辗转于山西、陕西、四川之间,或作幕僚,或作塾师,或为书院主讲。

在《花月痕》中作者对清代太原的描述非常贴近实际,很多街巷的名称都吻合。作者深受《红楼梦》和《品花宝鉴》影响,竭尽细节的铺陈,书中描写愉园、寄园、柳溪之亭台楼阁诸景以及诗词歌赋,明显是仿《红楼梦》之笔意。《花月痕》的情节创意上略显单调,但文笔更多地以白话呈现,看似平凡,实则蕴含颇多意趣。

花月痕摘录

“(杜采秋)到了太原,就寓在菜市街愉园。这院虽不甚大,却也有些树木池亭,数十间邃房密室。(荷生)刚到菜式街,转入愉园那条小胡同。转过油漆粉红屏门,便见无色石砌成弯弯曲曲羊肠小径,才到一个水磨砖排花月亮门儿。随丫鬟进得门来,却是片修竹茂林挡住。转过竹林,方是个花门,见一所朝南客厅,横排着一字儿花墙。从墙孔里望去,园里又有几处亭榭,竹景萧竦,鸟声鼓噪……和那苍松碧梧,俞觉有致。

北窗外一堆危石,叠成假山,沿山高高下下,遍种数百竿凤尾竹,映着纱窗,都成浓绿,上接水榭。遥见池水粼粼,荷钱叠叠。”

文中提到的愉园就是太原曾经的四美园。在小说里详细的描写了四美园的建筑、楼台、亭榭、宝塔、假山等均极精致。

四美,据说是指良辰、美景、赏心、乐事四者具备。现在的愉园大酒店,这里就是当年四美园的地方。那处地盘一直以饭店、旅馆为业,小胡同两侧有几个跨院,这其中就包括称为“花园”的四美园。花园中的假山虽不高,花园小,站在假山上可看完花园的所有角落。东筑鱼池,东南角为戏台。西面和南面植奇花异草和名木,好一处闹中取静,素雅又不失意境的小天地。

小说里提到的宝塔位于假山山侧,这就是四美塔了。塔体通高约六米,外观呈六角十二级楼阁式。除塔座青石外整个塔身一应琉璃造建,除刹座黄色外,通身绿色,精致玲珑。

琉璃制作的首饰,小圈不喜欢,但做成了塔,档次高大上起来。与砖塔相比,就像水晶杯跟玻璃杯,造价都差别太大。图为四美塔细部

四美琉璃塔建于清代但具体年代不详。就因小说《花月痕》,四美园曾在清代后期及民国时期声名显赫,引得不少外地人慕名前来观赏游览。

民国时期,阎锡山购置四美园,成了私家花园,更名新美园,送给堂妹阎慧卿。阎慧卿独爱这园中琉璃塔。

阎慧卿,人称“五妹子”,主要负责阎锡山日常起居及饮食。图为阎慧卿

到了1959年,政府兴建文瀛公园,四美塔由新美园迁移现在位置。而新美园也被拆除,即现在的愉园大酒店位置。

文瀛公园早在清代光绪年间,就建有凉亭,筑楼台,栽树木,种花草,供人游览。清代末年,被辟为公园,取名为“文瀛湖公园”。迁移过来的四美琉璃塔与稍北的三角亭及山下湖中的状元桥相互印衬,成为公园波光翠影的幽雅所在。俯瞰四美塔

公园内现在还保存着很多的人文景观,比如说有纪念孙中山的劝业楼,1912年他曾在这里向山西各界发表演说,鼓动实业救国。

一座状元桥,清朝秀才们在匆匆前往贡院赶考前曾跨过它。

国内唯一的木结构万字楼。下图为手绘文瀛公园万字楼。

每年夏季公园里举办百合花展,观者众。四美塔身型很小,仅高六米,几乎不曾吸引过人们的注意。

时代的步伐总是快速地拽着人们向前,向前,甚至刚刚过去的一天都被无情地抛在后面。然而,很多事情其实又在往复循环。

看到有诗赞四美塔,分享于此:

春来鹅黄簇拥,一翠婀娜;
夏至众绿掩映,一翠独秀;
秋来黄叶飘零,一翠娉婷;
冬至雪花飞舞;一翠傲霜。

地址:太原市迎泽区海子边东街文瀛公园

位置    |    导航

您已经发表过意见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