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盐古道

连州古道 从粤北星子镇翻山越岭挑盐到郴州桂阳

食盐是最重要的民生物资,需求量大,产地又相对集中,成为专卖时间最长,范围最广,影响最大的品种,从2600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期一直延续差不多至今。

湖南不产盐,历代朝廷规定湖南“例食淮盐”。只是对靠近广东省界的南部十余县,恩准从广东进盐。

湘南一带因为靠近广东,老百姓前往广东挑盐的很多。自中原至岭南打通后,郴州桂阳出产的农副产品可与粤盐采用“互易”的方式互通有无。况且粤盐有质量和价格上的优势。雍正年间,桂阳教谕宋应辰就曾评论说:“粤盐之体最洁,以故间关历险,私贩难绝。”

从南宋至民国,湘南各县百姓纷纷南下广东连州、仁化等地挑盐,盐道遂成为常道。于是便有了拓整路面,修沟排水,置亭休憩举措。

古盐道历经变化,到清代,由湖南通往广东的盐道主要有四条:第一条是郴州到广东乐昌。第二条是蓝山县到广东连州。第三条是郴州到连州星子镇,再往连州。第四
条为汝城县到广东仁化县。

本文后在位置地图上详细地标示出湖南郴州的桂阳到广东连州的星子镇这条古盐道的途径点路线地图。(示意图片如下)

古盐道路线图
湖南到广东连州

湘粤盐道途经五岭,山高林密,人烟稀少。盐客成群结队,少则数人、数十人,多则成百上千,队伍浩浩荡荡。

“一根扁担三尺长,走过桂东走桂阳。吃过几多冒菜饭,睡过几多老板娘”。这是炎陵县盐客们传唱的一首山歌。

盐客去广东,事先收购一些农副产品,如家禽、禽蛋、茶油、苎麻、药材等,到达广东后,先将这些产品销售,再换食盐挑回。为了节省开销,盐客的米、菜都得自己带上。

晚上住宿下来,量米做饭,就着自带的剁辣椒、豆腐乳开餐。盐客的住宿非常简单,每两人一床被子,草垫子往地上一摊,就算是床铺了。夜里少不了蚊子、臭虫、跳蚤的侵袭,但是人走得太累,就管不了那么多了。第二天天不亮,又得做好早上和中午的饭,赶着上路。百把斤的担子压在身上,一天的行程都在六十里以上。

桂阳人所食粤盐主要来自哪里呢?受行政区划及地理关系的影响,桂阳州及所属州县主要行销连州星子埠的粤盐。

在清代和民国时期,连州星子埠是湘南各州县百姓食盐的主要集散地。星子埠成为粤北最重要的盐埠之一,与其便利的水陆交通有关。发源于南岭山脉的三条溪流从北流
来,在星子埠汇合成星江,向南注入北江支流湟水。粤盐可沿湟水北行至星子埠,然后改为陆运进入湖南。

据光绪《连州志》记载,星子埠的主要货物就是自广州的食盐,星子埠有一条绵延数里南北走向的直街,另有两条东西向的小街,街上的商业分布有明显的地域特色,湖南人、广东人、江西人在街道的不同地段经营食盐贸易或其它生意。

今天的星子埠,有许多居民的祖先就来自桂阳州,仍然保留有祖籍地的家谱。

星子埠通桂阳的盐道怎么走?

从湘南地区出发的挑夫在星子埠出售从家乡挑来的特产之后,从盐商手上购买食盐,然后沿着历史上的“官道”- 秦汉古道翻山越岭进入桂阳州。这条官道最初为秦代赵
佗所修,称为顺头岭或骑田岭古道。古道宽至三米左右,用条块麻石铺砌成。

这条路从星子埠的喇叭口出发,经过三家店、五里亭、半边铺、挑担铺、狗基冲、十家铺、百土脚到达顺头岭。

顺头岭为古盐道中最为艰难的一段路途。从山脚的百土脚村登上垭口的南天门有一千余级台阶。南天门本是一座凉亭的名字,后来因为外来人口的集聚演变为一个村庄的名字。(图为顺头岭途中的一座凉亭 – 怀清亭

过了南天门,经过凹头铺、李仔树脚到达广东境内最后一个村庄 – 荒塘坪。

荒塘坪前行约七八里,即到桂阳州所辖临武县境内的九泽水村。

经临武土桥、同益、龙口山进入桂阳境内的两路口村,过新塘、荷叶、鉴塘、东瓜冲、同祥、狮子岭、长塘坪、肖家山、乐善桥、老太和圩、铲子岭、花木岭、地界、九王庙、砂坪等直达桂阳县城南的盐行街。(下图为鉴塘 – 这里仍然保留有很多老建筑)

明代至民国时期,桂阳州城成为湘南盐业的重要集散地,并且催生出一条专为盐业而生的街道——盐行街。盐行街原本叫三眼井(街上确有三口并排的方井)。

因盐铺林立,盐商云集,售盐的铺面多达上百间,于是百姓习惯上称之为“盐行街”,慢慢成为定名。

以挑盐贩盐为生的挑夫与盐老板从天南地北汇集在此,粤盐在这里中转,一部分走陆路流向桂阳本州和周边一些县域,如常宁、嘉禾、宁远等。一部分经舍人渡走水路下衡阳、湘潭、长沙等州府,使桂阳成为湖南盐业流通的重要节点。

这条古盐道到了上世纪三十年代后期,因粤汉铁路的开通,以及郴桂公路的通车,慢慢衰落直到废弃,原来盐道上的凉亭和石板路惨遭破坏。今天的顺头岭上还有数千级的石板路和几座凉亭保存依然完好,吸引众多游客前来徒步观赏。而桂阳境内还能找寻到完好石板路的地方却很少。

有一首挑盐歌就真实的反应了苦难挑夫们的生活,当年去广东挑盐时,曾被广泛流传,歌词是这样写的:

一根扁担两头尖,手拿扁担去挑盐。
走了多少泥浆路,过了多少石头山;
喊了多少老板娘,睡了多少硬石板;
受了多少寒和热,吃了多少急火饭;
肩膀磨破脚走烂,老婆孩子饿断肠。

岁月如烟,当年行色匆匆、往来不绝的挑夫已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之中,留给后人几多的唏嘘感叹。

部分图文采编自:桂阳县人民政府网

位置

您已经发表过意见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