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军队吃什么

古代军队 生产力低下的古代,是以什么充做军粮的呢

打仗打的是后勤,完善有力的后勤保障是军队决胜疆场的前提条件,正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生产力低下的古代,又是以什么充做军粮的呢?

在我国古代,军队在没有战事的情况下,食物与同时代百姓的食物基本相同,烹饪方式也相同,也需要埋锅造饭。夷陵之战中,孙膑就是用增兵减灶的办法迷惑庞涓,可见那时用锅灶煮饭是军队里的常态。

虽然中原地区也能种植水稻,但产量很低,那时的稻米是很珍贵的。吃稻米与穿锦衣一样是高级享受,稻米不可能用作军粮。

先秦时期,中国已经有了小麦。小麦在4500年前就引入中国了,春秋战国时期,中原也已种植小麦。

起先,先秦的人们食用小麦不是吃面粉,而是“粒食”,即连着麦壳煮食,这种麦饭的口感很差,一粒粒硬邦邦的进食困难。所以麦在先秦时期并非主食。

当时最适合用作军粮的是粟,因为粟耐旱,产量稳定。据史料记载,先秦时期一个五口之家耕种百亩农田,每年可产粟米95石,除自己食用外,还能盈余有45石,战国时期1斤稻米能换2.5斤粟,所以粟的产量大,价格低廉,可以大规模提供给军队。

与稻米相比,粟还具有易于保存的特点。其保质期长达九年,而大米的保质期只有五年,唐朝时,曾在原来隋朝的库房中发现已经贮存几十年的粟米,却仍然可以食用。

在军队里,除了士兵要吃饭外,还有大量战马也要补充粮食,因为战马只吃牧草无法保证充沛的体力,还必须适量补充精饲料。可是马的食量远大于人,据《盐铁论》的记载:“一马伏枥,当中家六口之食……。”一匹战马就要吃掉至少六人的口粮,而粟因其量大价低,很适合作为喂马的谷物,因此粟在军营中成了人马共食的粮秣。

由于粟所具有的优势,从先秦到初唐,在长达千余年的时间里,一直都是军队最主要的军粮。

在军中,粟主要是以米糊的方式食用的,伙夫会将粟和野菜、豆类,或者偶尔会有的肉类混在一起煮成稠粥。

据传说,如今陕西的美食锅盔,当年就是秦军的干粮。锅盔用小麦面粉和水搅拌,揉成面团,待发酵后用擀面杖擀成大圆饼,然后在铁锅上用文火慢慢烙干水分。即使在夏季,也可以存放10天半个月不会变质。

传说锅盔因为厚实得像树墩,所以原来叫墩饼,秦军的墩饼每个重达五六斤,直径大约在50—60厘米左右,厚度也都在15厘米左右。携带时,以两个墩饼为一组,在每个墩饼上钻两个眼,用绳子系好,像褡裢一样挂着前胸后背,在作战时,瓷实厚重的墩饼起到了盔甲的作用,敌军射过来的箭,扎在墩饼上,被秦军士兵拔出来后,又可用来射杀敌军,所以被称为锅盔,意为锅上烙出来的盔甲。

先秦时期真实的单兵干粮主要是“糗糒(qiǔ bèi),就是把粟、豆子等谷物捣碎后炒熟,食用时直接和着水吞咽,或者用水调成糊糊后进食。

汉朝以后,随着石磨的大量使用和发酵技术的普及,北方地区的百姓将小麦磨成面粉,由“粒食”改为“粉食”,小麦也替代粟成为北方种植的主要谷物,面粉发酵后烤制的烧饼等面食应运而生,军队的干粮也因此发生了变革。

三国时期,锅盔的传说与诸葛亮发生了联系,相传诸葛亮出于简化后勤、便于军队轻装机动的考虑,命人在作战前成批地烤制一种形如锅状的干饼,每人发几个,以备战时食用

诸葛亮是否发明了锅盔,今天虽然难以确定,但他发明了馒头却是见于史料的。馒头发明后,因其易于携带,无需烹饪就能食用的特点,很快就成了军中的速食军粮。

唐朝军人普遍携带烧饼和馒头作为干粮。唐朝的磨面技术和发酵技术以及铁锅制作技术已经非常成熟了,唐朝有锅盔是毫无疑问的。

隋唐以后,经济中心逐渐南移,稻米产量大幅增加,京杭大运河的建成,使南方稻米可以大量北运,宋明两代,大米和小麦逐渐成为军粮的标配。

在明朝,伙夫们将熟米饭晒干,制作成“干饭”。进餐时,士兵们将“干饭”用热水一泡,就能食用。这和如今冲水即食的脱水米饭如出一辙。

明朝时,还出现了将烤好的烧饼用绳子穿起来让士兵随身携带的单兵干粮,因为方便美味,大受军队欢迎。

士兵不能光吃粮食,还需要补充盐和副食。古人将盐和副食结合起来,制成以大酱和腌菜,作为军队的主要副食和调味品。史料记载,秦朝士兵一斗粟可配半升酱,而汉军则是二石粮食配酱二斗,唐军士兵一天领粮食二升,盐半合。

明朝时,副食的携带更加方便。伙夫用三升豆豉掺和五升盐,捣烂成泥,做成饼状,曝晒成干。士兵食用时,只要剥下一小块,就能满足调味需求。宋朝还发明了“醋布”。将布在醋和盐水中反复浸泡,然后晒干。在吃饭时,士兵剪下一块布,合着军粮一起煮,就能吃到酸咸俱全的米饭了。

古代肉类稀缺,军队的肉食更是奢侈品,士兵很少能吃到肉,一般只有打了大胜仗,才会得到酒肉,有时大战之前也会赏赐酒肉鼓舞士气。秦军在开战前,就会给士兵每人发半斤酒、一斤肉。

清朝军队也很少有肉食。雅克萨战役时,清军长途进军,粮食匮乏,更别提吃肉了。正在全军苦不堪言之际,他们突然遇到大批鹿群,结果一次就猎获了五千头鹿,全
体将士饱餐鹿肉后,顿时士气大涨,一鼓作气打败了沙俄,可见肉食对军队有多重要,然而在数千年间,吃肉对汉族军队来说始终只是一种奢望。

您已经发表过意见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