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阳镇压汉奸大会

原题:难忘的回忆 – 记庆祝抗日胜利和镇压汉奸大会的盛况

一九四五年十月十日双十节,崇阳县在城关举行的庆祝抗日胜利和镇压汉奸的大会,我亲自参加了。虽然迄今四十多年,但通过回忆,其情其景,仍仍历历在目。

当时,我是桃溪镇(即天城镇)公所的一名干事。镇公所设在如今的北门口,是敌宣抚班住过的地方,里面都安了地板,中间还有一个小小的院落,院子里杂种着几株芭蕉的梧桐,另莳有两盆花草,空气新鲜宜人。为了庆祝这个千载一时的喜日,我一清早起来,即遵照镇长杨锦富的嘱托,用红纸写了如下一付对联贴在镇公所大门的两旁:

八年战祸,烽火连天,腥 遍地。农村破产,城市丘墟。慨吾崇,疮痍未复,唯期律吹温黍谷。

一曲凯歌,华夏吐气,倭寇受降。日月重光,山河焕彩。与诸君,奋发图强,待看花放满桃溪。

那天,睛空万里,玉宇无尘;金风送爽,篱菊凝香。吃过早饭,我上街看了一看,家家户户张灯结彩,大门两旁都贴了对联。所有大街小巷的墙壁上到处粘满了“日本强盗在百折不挠的中国人民面前屈膝投降了”、“我们的胜利是千百万英勇的爱国同胞用鲜血和头颅换来的”、“严惩卖国贼”、“英勇抗战的死难同胞永垂不朽”、“伟大的中华民族万岁”等标语。

不多久,突闻锣鼓喧天,歌声洋溢,来自全县各地参加庆祝大会的,车水马龙,络绎不绝。其中有工人,有农民,有学生,还有不少白发苍苍的七、八十岁的老大爷、老大娘。仅管这时城里到处都是破瓦颓垣、断墙残壁和高低凸凹不等的弹坑,但人们一见到惨别八年的县城,如同回到了亲人的身边,人人眉开眼笑,个个心花怒放。

大会会场,设在如今县人民政府的内操场。当我们浩浩荡荡迤逦到达会场门前时,瞥见门头横额贴着书体雄浑、笔力遒劲的“胜利大会”四个醒目的大字,两旁对联是:

幕阜崔嵬,派衍崇山留正气。
隽流浩荡,光横秋水照奸魔。

啊,留正气,照奸魔,一正一反,一褒一贬,对比是多么鲜明!想到岳飞、文天祥、史可法那些民族英雄的可歌可泣事迹,照耀简册,虽死犹生,岂不是流芳千古,正气长存吗?又象秦桧的可耻行径,终于逃不了历史的惩罚,岂不是遗臭万年、奸魔毕露吗?及至进入会场,见两旁又是一付酣墨淋漓、震人心弦的对联:

普天同庆,薄海同欢,看胡儿低首下心,一阵秋风摧落叶;
抗战心胜,革命必成,并盟友扬眉吐气,共收牧马把金瓯。

台上挂着国父孙中山先生遗像。台下,与会的约有一万多人,把整个会场挤得满满的。人数之多,气氛之浓,真是盛况空前,亘古少见。

上午十时许,大会开始了,首先由大会筹委员会的人员,遍发《告全县同胞书》,接着奏乐鸣炮,全体肃立,唱国歌,读总理遗嘱,向上三鞠躬,静默三分钟,然后由县参议会议长王镜远作主席报告。

他带着兴奋激动的心情,先向到会全县人民致以亲切的问候,接着讲日本投降,是全国同胞的努力。日寇“夜郎自大”,妄想灭亡中国,强占我领土,残杀我同胞,其凶狠残酷,实有过于“扬州十日,嘉定三屠”。八载兵戈,毒雾弥天,腥 风匝地,弄得我山河破碎,“田园寥落,骨肉流离”。其损失之大死亡之惨,而是更仆难数。

一说到伤心处,便是老泪纵横,泣不成声。一时台下鸦雀无声,整个会场,陷入一片沉寂,人们无不为之慷慨唏嘘,悲愤填膺。他停了一会,拿手帕抹了脸上的泪水,呷了两口茶,又谈到抛出“曲线救国”谬论并在南京粉墨登场的汪精卫之后,立刻引出我县大大小小的汉奸。他们认敌作父,为虎作伥,着实可恨,理应宰尽杀绝,但只要他们幡然悔悟,低头认罪,还是给以自新的出路。当然个别罪大恶极者,不在此列…

接着,各界代表陆续发言,虽内容各异,而其中要求惩办汉奸却是一致的。最后由县长杨岳斌讲话。他的话语简短。他说:“今天是民国三十四年的国庆盛典,也是八年抗战、千载一时的胜利盛典。同志们,同胞们,‘殷忧启圣,多难兴邦’,没有日寇的侵华,就没有抗日的胜利,也没有今天的盛典。希望大家戒骄戒躁,乘胜前进,戮力同心,重整家园,共同建设新崇阳。至于罪大恶极的汉奸,不杀不足以平民愤者,还是答复大家的要求,坚决枪毙,马上执行”。
并大声招呼:“同志们,请遵守秩序,不要混乱,大家整队,开始游行,最后去看枪毙汉奸”。

这时,已由武装士兵在监狱里押出三个犯人,都五花大绑,背上插着标签。

第一个是历任第一区区长、警察局长,华陂畈牌楼脚下的陈育仁。
第二个是历任马鞍碑据点、天灵山据点联保主任、华陂畈五百挡人汪汇川。
第三个是历任大沙坪警察所长、县保安大队副官、大队副、大队长等职的大沙坪人汪明生。

他们都是一丘之貉,八年来长期附敌,导敌四出奸掳烧杀,无恶不作。当游行队伍行进至东门外时,三名汉奸已绑赴在老汽车桥头刑场,几声枪响,他们都结束了生命。大张国法,大快人心,游行人们的掌声、欢呼声、口号声震天动地,经久不息。

汉奸枪毙了,游行结束了,时至夕阳衔山,倦鸟归巢。来自全县各地参加庆祝大会的群众,纷纷分道返程。入夜,城内市民,又继之以火炬游行。这一天,人们完全沉浸在欢乐之中。

来源:崇阳政协网
作者:魏仲达

您已经发表过意见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