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了坛城,也就理解了佛教的宇宙

原创:甲和灯

坛城是什么?这是个不好解释的问题。

可如果非要简单点说,那么或许可以这样回答:坛城就是佛教宇宙观的微缩。

制作沙画曼荼罗的僧人

这个来自藏文的意译词,如果按照梵文音译,也叫做曼荼罗。 继续阅读“理解了坛城,也就理解了佛教的宇宙”

难佛二十四问

据说,佛祖十大弟子中的阿难陀,有个哥哥叫提婆达多,此人智慧超群,口才出众,却因为弟弟信仰佛教出了家,而十分憎恨佛祖。

佛祖听说后,决定亲自感化说服他,便请提婆达多到拘尸那迦城外的婆娑双树下相见。佛祖问提婆达多:我度化众生,脱离苦海,让众生不为生老病死而烦恼,不为贪嗔痴慢疑而牵绊,不为爱恋恨怒欲而迷惑,积修功德,造化万物,是大善行、大慈悲,你为什么如此憎恨厌恶呢? 继续阅读“难佛二十四问”

佛教中正确的打坐姿势

正确的坐姿,它可依不同的分类法,归为五支或七支坐法。我们知道此种坐姿不仅可以产生止息的作用,同时它所产生的是一种特别能导入正观的止息作用。我们在这方面有许多有关个人的实证,以及论典和口传教法的开示。 继续阅读“佛教中正确的打坐姿势”

老屋情结

1978年是我们家最值得纪念的一年,这年冬天家里终于从老祖屋搬进新屋。又过了一年,我家另外两间房屋也建好了。历时7年,我家终于完成了建房大业。家里的房子是家人的希望,凝聚着家人的心血和汗水,见证着从贫困走向美好生活的历程;它是全家人遮风挡雨的殿堂,无论生活多么艰难困苦,只要踏进这屋子,心里就倍感温暖。 继续阅读“老屋情结”

藤野先生后来怎么样了?

–  被自卑隔阂的友谊

鲁迅先生还是愤青周树人的时候,便堪称「博学」二字。

他先在三味书屋读古文,然后在江南水师学堂学水务,然后在南京矿务铁路学堂学矿务和德语,然后在东京弘文学院学日语、地质和化学,然后在仙台医专学西医……然后退学。 继续阅读“藤野先生后来怎么样了?”

过年了,回家啊,不容易

又是农历新年到,游子盼着回家乡。
管你是大包还是小包,总要带点礼物?吧。在这个物流发达的年代,又能找到啥特别的礼物?
包个红包省事,可你包得起吗?三大姑,八大姨,每个伍百起步,一、两个月的打工钱没了。 继续阅读“过年了,回家啊,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