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酿自饮

归隐到兴义乡下的小山村里,一直在收拾生活,还种了些花花草草的,又重新拾起酿酒。

生活很慢,而余生尚久,总是要做些什么的,总归要落于一处。
静下来了,慢慢的,做点自已真正喜欢的事,无关功利,更没想过发多大财。

而往往越是这种随心所欲,依心随顺的做做,结果往往反而不会太差。